竺道

下沉小城镇和二、三线城市,印度电子支付想“复制”中国模式?

如今,数字支付已经不再局限于乘坐地铁时使用了,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尝试非接触式交易,那些电子支付公司也正在为这一变化做准备,纷纷在新领域里推出各自的产品以及升级支付功能。

值得关注的是,许多印度电子支付企业已经把目光盯在了“下沉市场”,比如:

1.印度数字支付公司BharatPe表示,他们在本土二、三、四线城市的交易额增长了30-35%;

2.Paytm Payment Bank则表示,其在本土二、三、四线地区的市场份额在过去6个月里从60%增长到67%(2018年约为50%);

3.另一家支付公司PhonePe称,其70%的交易来自二线、三线城市及其它偏远地区;

4.印度第三大第三方支付平台Freecharge则称,其在小城镇的交易份额已从疫情发生前的3%上升到目前的5%。

印度线上支付服务商Razorpay的首席执行官和联合创始人Harshil Mathur说道:“在过去的五个月里,由于人们无法外出,来自二、三线城市的在线支付需求增长了40%。早些时候,来自二、三线城市的消费者通常只在网上订购一些必需品,然而现在他们已经开始在线支付账单、订阅视频,甚至是订购约会和婚礼方面的服务。”

据悉,Paytm支付银行专门拨款10亿卢比来部署销售点设备,这种部署在二、三线城市的名为“Paytm Soundbox”的设备除了能为合作的商家提供数字账本外还能帮助小企业进行大额支付。在二线城市,用户可以选择通过Paytm支付银行进行直接的收益转帐。不仅如此,它目前还开始研究基于生物识别项目(Aadhaar)的支付系统。

Paytm支付银行的发言人表示:“我们在农村地区已经与360多万家商户进行了签约。据统计,Paytm的每三笔交易中就有两笔是在非都市地区进行的。我们在小城镇的业务人员数量也因此增加了一倍。”

本周,PhonePe公司表示,今年将把数字支付推广到2500万小商家,包括在三、四线城市的5500家社区店店主。该公司发言人表示:“农村地区对于我们的业务来说至关重要。从交易分层来看,超过70%的交易来自二、三线城市。2020年7月,我们的月交易量达到了创纪录的6.2亿笔。6月份,支付总额已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7月份则开始飙升。”

BharatPe公司一直在小城镇开展其基于二维码的支付服务,并与非银行金融公司合作,向商户提供信用贷款。BharatPe集团总裁Suhail Sameer表示:“我们发现,二线城市及其他地区使用数字支付方式的比例很高。在封锁实施后,我们平台在这些地区的交易额增长了30-35%。”

通过在小城镇和二、三线城市布局电子支付服务的确是印度数字化升级的一个好策略,这种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其实也效仿了中国数字支付模式,但印度基础设施能否支持这种策略,后续发展值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