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道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本文共计:4011字,46图

阅读预计:12分钟

拉达克至今保留着深厚的的藏族文化,作为拉达克首府的列城,在东西两端,分布着不少寺院,这些寺院除了给拉达克人信仰的指引,也承担了文化传承、财富保存的责任。

沿着印度河从列城到斯利那加( Srinagar )的公路沿线,有着拉达克历史最悠久的寺院,包括阿基寺(曾单独写过介绍)、拉玛玉如寺、曼珠寺等,基本在这一线。

SPITUK

Spituk (或拼成 Spitok,藏语叫贝图寺 ),距离列城8公里,按照拉达克寺院建筑传统,位于一座小山上,在寺院平台侧俯瞰列城机场、列城河谷、印度河谷,视野极佳。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Spituk 的最早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1世纪,由Lha Lama Changchub Od的兄弟O-de访问拉达克时建立,大译师仁钦桑布为这个寺院命名,早期建筑已经成为废墟。约1430年,宗喀巴的两位弟子到拉达克,Spituk由宁玛派改宗为格鲁派,成为拉达克第一座格鲁派寺院。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寺院上一任仁波切Kushok bakula 曾在1967-1977年当选印度议会议员,并出任印度驻蒙古大使,2003年去世后,列城机场便以他的名字命名,为 Leh Kushok Bakula Rimpochee Airport,所有到达拉达克的人,在走进列城机场到达厅内后,都能看到这位仁波切的照片(列城机场是民用兼军用,因此不能拍照)。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这间寺院目前有100位僧人,以收藏精美而古老的唐卡、佛像、古代藏式武器、古董面具著称于世。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由于Spituk历史悠久,寺院内除了改宗格鲁派后留下的标准样式壁画外,尚有一些过度时期的壁画,保留了克什米尔风格的鱼形眼、宽肩细腰、凸出的腹部卷肉、上卷的指甲肉等特色,但线条与用色比传统克什米尔风格简练许多,包括衣纹、配饰璎珞也十分简单,也可被视为“简笔克什米尔风格”。同时寺内尚有早期泥塑,已具有部分帕拉风格造像特点。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PHYANG

Phyang村位于列城西部17公里,是拉达克最大的有人居住的村庄之一,

Phyang寺也在这个村,与拉玛玉如寺是拉达克仅有的两座直贡噶举寺院。拉达克的寺院,通常都与所在村庄同名。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关于Phyang寺的历史,学界并无定论,一说建于1515年,由持金刚者丹麻(Choje Denma Drakpa)建造,一说由拉达克国王扎西南嘉(Tashi Namgyal,在位时间约公元1555年-1575年)建造。

持金刚者丹麻在16世纪后期来到拉达克,成为扎西南嘉的根本上师。扎西南嘉刺瞎了兄长拉旺南嘉(Lhawang Namgyal)的眼睛,将他流放至赞斯卡寺院(Lingshed),而扎西南嘉没有子嗣,后世的拉达克国王均是拉旺南嘉的后代。

扎西南嘉在位期间,给西藏的直贡寺、萨迦寺、甘丹寺、桑耶寺及拉萨的寺院均赠送过贵重礼物,但他更偏向直贡噶举派,此间直贡噶举传承在拉达克有过短暂的复兴。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拉达克早期历史缺乏文字记载,15-16世纪,也许由于拉达克王室内部的斗争,以及与近邻巴尔蒂王朝、克什米尔人的摩擦,一些史料记载混乱不清,并有缺失。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如今的Phyang寺有100名僧人,还有一个直贡噶举传承的佛学院,为年轻的僧侣提供有关佛教的现代教育知识,并开设印地语、英语、藏语、数学和禅修课程。

每年从藏历一月十七到一月十九,是Phyang寺的法会,藏历六月初二和初三,举行传统的跳金刚神舞。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由于和拉达克王室密切的联系,Phyang寺有大量财力和精美的壁画保存至今,这些壁画多属标准样式,但局部菩萨写意的笔法,颇有早期东嘎壁画遗风。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在Phyang寺侧,白塔环绕处,另有一处建于12世纪的独立佛殿古如拉康(Guru Lhakang)。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尽管与拉达克赫赫有名的阿基寺属于同一时期建筑,古如拉康壁画却是典型的帕拉风格,以粗放为特色。

有别于同时期卫藏、甚至于尽在咫尺的Phyang寺的绘画风格,几无过渡地一下由繁复转为简约,这种风格的突然插入和突然消失,依然是个谜题,令考古学家迷失在凌乱的16世纪拉达克史料记载中。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Phyang寺壁画的标准样式,和Thikes寺、Shey及其他拉达克寺院的标准样式年代接近,画风类似,这些寺院的壁画比起西藏中部的标准样式,略显柔弱,有Alchi寺、Tabo寺珠玉在前,这里的壁画显得缺乏之前那种王室正统气度的传承。

天花板依然按照传统满绘,初看觉得花样繁复,细看之下,来自古代波斯的连珠纹、卷草纹以及很多对技法和时间要求较高的纹样都消失了。

尽管这里距离拉萨接近2000公里,但这些的标准样式明显是受卫藏中心的影响,和西藏中心一样,曾经多元的审美已经变成单一的审美,从克什米尔风格的巅峰时期到这个认同源自卫藏中心的标准样式,中间500年发生了什么,依然是尚在研究中的课题。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BASGO

Basgo 建筑群距离列城以西42公里的Sham山谷中,被美国世界古迹基金会列入世界100个最濒危遗产之列。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15世纪前,拉达克分为上下拉达克,上拉达克的宫殿是在下一篇文章即将写的Shey,Basgo是下拉达克国王的宫殿。

下拉达克国王拉钦巴根统一拉达克,建立南嘉王朝后,王室迁去列城,Basgo宫殿逐渐废弃,一部分改为佛殿。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因为有堡垒的功能,Basgo选址在地势险要的山顶, 1680年拉达克在这里凭借地理优势,阻挡了进攻的西藏军队达三年之久。

同年,拉达克国王蒋扬南嘉在这里扩建了Basgo寺院,修建时所绘壁画保存至今。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寺院目前尚有三座佛殿:山顶的强巴拉康、位于中部的金铜佛殿、及较小的Cham Chung 佛殿,属于竹巴噶举派,由Hemis寺管辖。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强巴拉康最早由统治下拉达克的国王 Tragspa -bum于15世纪修建,供奉着15米高的金铜弥勒佛像。

殿内壁画绘于16世纪晚期,是在拉达克不可多得的标准样式壁画典范。

壁画中的佛像比例得当、面容恬静,比起同时期西藏中部绘画的雄浑大气,少了些力量感,多了些柔美。

前来朝佛的拉达克人按照传统,会留下自己身上的一些饰物在佛殿,象征自己在殿内长期朝拜,并得到佛菩萨的护佑。于是佛殿中的一根挂有哈达的柱子上,别满了各式各样的发夹,成为神圣的佛殿中别具人情味的一景。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金铜佛殿中,除了弥勒佛像,还供奉着金汁和铜汁书写的大藏经。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最为特别的是Cham Chung 佛殿,最初它有一个莫卧儿式的洋葱头外观。

16世纪末至17世纪初,拉达克与北面信奉穆斯林的巴尔蒂王朝摩擦不断,作为一些条件与策略,拉达克国王蒋扬南嘉迎娶了一位巴尔蒂公主妻子杰哈敦(Gyal Khatun ),并在Basgo为她建造Cham Chung做礼拜。

蒋扬南嘉的儿子僧格南嘉也娶了一位巴尔蒂公主skalzang Dolma,这位公主将Cham Chung改成了佛殿,在外部加盖了方屋顶顶和围廊。

于是Cham Chung 佛殿成为一座特别的拥有穆斯林建筑外观的护法殿,而杰哈敦则被后世拉达克人尊为白度母的化身。这个殿内的壁画绘满了大威德金刚、玛哈嘎拉等护法神。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LAMAYURU

拉玛玉如寺(Lamayuru寺)在藏语中被称为“喇嘛雍仲”,意为 “永恒之寺”,在佛教理论中,“永恒”是一个充满变量的词汇,一座寺院,以“永恒”来命名,在寺院肃穆的氛围中,徒生出许多诗意。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拉玛玉如寺在斯利那加——列城的公路上,距离列城125公里,海拔3,510米,每年藏历2月和5月都有大型法会,是拉达克历史最悠久、最重要的寺院之一,也是拉达克重要的直贡噶举派传承寺院。

11世纪,那洛巴大师见拉玛玉如一带湖水填满山谷,不忍百姓受苦,以苦修的方式令此地湖水干涸,并建造拉玛玉如寺守护村庄。

那洛巴大师是藏传佛教噶举派创始人马尔巴的上师、密教大成就者。

拉玛玉如寺更早的建筑遗迹,还能追朔到大译师仁钦桑布在南端建立的Seng-ge-sgang佛殿.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作为拉达克最古老的寺院之一,拉玛玉如寺在历史上曾经被噶当派接管,后重归直贡噶举派,寺院的建筑主体有5幢,如今还能看到四座角落建筑的遗迹。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因为历史悠久,拉玛玉如寺收藏了丰富的文物,壁画、唐卡、雕塑等等,寺内供奉的千手千眼观音以银粉涂装,造型优雅,线条柔美。

拉达克很多寺院中都供奉着千手观音或者大白伞盖佛母,无论是塑像还是壁画,无论年代早晚,普遍水平都很高。拉玛玉如寺的个别殿内也是保存有波罗风格的壁画,画风比较严谨。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传统的藏传佛教僧人不能从事生产劳动,只能依靠信众供养,寺院的兴衰,也侧面反映了世俗社会的经济水平。

由于地理和历史原因,拉达克在如今受到的外界干扰相对较少,寺院接受的供养,依然以寺院周边的村庄为主。

以拉玛玉如寺为例,1834年曾有400-500位僧人,那正是拉达克拥有垄断西藏——克什米尔羊毛贸易特权的时候;但是在1979年,拉玛玉如寺只有20-30位僧人,那几乎是拉达克在近现代社会中最闭塞的时候;但是现在拉玛玉如寺有170-190位僧人———尽管经济发展缓慢,自从1974年拉达克开放并增加驻军后,这里的经济是在一点点向前发展的。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前来朝拜寺院的人,总是喜欢把自己随身的首饰留在佛殿中作供养。网络通畅后,所有人用手机的时间明显增多了。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寺院一带的地貌与札达土林近似,是远古大湖互喷及大河河床历经漫长时期流水侵蚀而形成的。

在寺院附近,还有一片被称为“月球表面”的土林地貌,吸引了众多摄影师。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寺院本身也是依着土林的山势修建,这座建立在岩壁上的寺院,和山脚下的村庄并无围墙隔离,在寺院中转悠,不知不觉就走进了村庄。

放羊、晒粮食、转经,千百年来的日常,看似从未改变。然而山脚下越来越多的正在建造的客栈、新漆的木门、刚装的反光玻璃,昭示着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任何一个角落都逃不过现代化进程的碾压,因此我在拍照时不想刻意避开电线,完美的风景照片很难有时代感。我希望这些不完美的照片,能记录某一时刻的现实。

寺院里有很多见习僧人,还是半大的孩子,日常打扫、学习经文是要成为一位正式的出家人必经的阶段。

作为拉达克非常著名的大寺庙,拉玛玉如寺最打动人的反倒是寺院建筑和村舍水乳交融,建筑群中古朴而充满人情味,转经的时候,背着柴火的村民、打水的村民,念诵着经文从身边走过,时光仿佛倒退了三百年。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建筑物的制高点,是千年历史的拉玛玉如寺,坐在开满鲜花的庭院,看着远方太阳依次照亮寺院和背后的山峦。

寺院的下方是生活区,僧袍晾在铁丝上,佛塔和卫星天线下,牦牛缓缓走过,孩子们在村里跑来跑去,天上的寺院威严神圣,世俗生活鲜活随意,现实世界一直具有极大的弹性。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印度列城西部寺院——信仰在上,生活在下

本文为印度通编辑部原创作品,任何自媒体及个人均不可以以任何形式转载(包括注明出处),免费平台欲获得转载许可必须获得作者本人或者“印度通”平台授权。任何将本文截取任何段落用于商业推广或者宣传的行径均为严重的侵权违法行为,均按侵权处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