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道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本文共计:3413字,24图

阅读预计:9分钟

上海是一座闪烁着多元历史之光的城市,一个堪称现代中国大熔炉的地方。

各行各业的英国人、美国人、日本人、俄罗斯人以及印度人等都曾置身其间,他们在上海参与过掠夺,也参与过建设,他们有的为利益而来,也有的为信仰而来,他们曾经见证过旧上海的繁华和衰败,他们有过不告而别,也有的在上海扎根,将上海视作东方的明珠,精神的家园。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上海外滩全景@摄图

开埠后进入上海的欧美近现代工业文明与上海本土吴越文化交汇成了今天“海纳百川,兼容并蓄”的海派文化。

印度和上海的缘分早在上海开埠前就结下了。

15世纪甚至更早,中国沿海地区就迎来了印度马拉巴沿海和孟加拉的富商。

到了19世纪,随着鸦片贸易,英租界管理的需要,更多的印度商人、锡克巡捕进入上海。

甚至上海最知名的地标——外滩“Bund”都是来自印地语的“Bundh”,意为“堤岸”。

不但如此,1843年到1915年间,英国人还曾以十个印度城市来命名十条上海街道。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摄图网

在过去的200年里,印度人生活在上海,做生意,当巡捕,开银行,买地建楼,建寺庙教堂墓地,他们与中国人交友、结婚,与上海一起经历上海的十里洋场,荣辱兴衰。

在上海的历中有2个印度族群对上海的发展具有特别的意义,他们就是锡克人和帕西人。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锡克人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据《上海租界志》记录,1843年上海开埠,建立了英租界,印度人开始来到上海,聚居于现今的黄浦区广西北路,他们大多数是来自印度旁遮普省信奉锡克教的锡克人,因此广西北路也曾称为锡克路。

1863年英美租界合并,建立公共租界,锡克人遂迁居虹口,今东宝兴路一带。

为了维护租界的治安,租界当局于1883年开始从印度大量招募巡捕和门卫,他们都为信奉锡克教的锡克族人,身材高大,面孔黝黑,头缠红布,制服与西捕相似,俗称“红头阿三”。

英国人撤退后,留在上海的锡克人也转业奶牛养殖,经营乳品,锡克人主要聚居在上海虹口区。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旧上海锡克人交通管理员

@ www.historic-shanghai.com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帕西人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帕西人(Parsi),其字面的意思就是“波斯人”,特指从古代波斯(今伊朗)移居到印度次大陆、信仰拜火教的波斯人。

帕西人到达印度次大陆的最初几百年间,一直以务农为主。他们不参与印度教的种姓制度,自成社团,很少与外界交往通婚。一直到17世纪,英国东印度公司开始在次大陆的西海岸殖民,帕西人才迎来了施展拳脚的大好机会。

英国人对帕西人有着与对印度人截然不同的印象。他们认为印度人“消极、无理性,外表顺从却内心诡计多端”,而帕西人“勤勉、讲道德、精明”。帕西人也不同于印度人对西方文明的强烈抵制,而是鼓励本族的年轻人进入英式学堂,学习先进的知识。

而后,帕西人大举进入交通运输、船舶制造、建筑材料以及孟买的房地产业,并最终在对中国的鸦片贸易中大发横财,成为印度各族裔中最富有的民族。

印度最大的集团公司塔塔集团创始人及家族都是信仰拜火教的帕西人,塔塔家族中的一支曾经来到中国,并在上海开公司,买地定居。其中有一位大家很熟悉的富家子弟摄影师Sam Tata,他是印度塔塔家族的远房亲戚,他用相机记录了解放初期的新上海影像。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Sam Tata照片 @mnbaq.org

19世纪初,帕西人就已开始在香港、广州等地设立洋行。19世纪他们曾经占来华外商的三分之一。

据记载,1809 年,广州共有24家外国私人公司,其中只有一家是英国人的公司,其他大多数是帕西人的公司。1852年,上海的41家外国公司中,帕西人的洋行有8家,而这些洋行大多是从事鸦片贸易的。

目前所知最早一批帕西移民是在1847年来到上海,帕西人社群虽少,却很精干,他们大多住在福州路附近,1854年,他们在上海福州路建造了琐罗亚斯德教墓地,1866年,他们又在墓地附近建造了一座琐罗亚斯德教祷告所。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1931版上海地图中的帕西人上海旧居地址@Tulsi翻拍

琐罗亚斯德教,也称为拜火教、祆教。

福州路靠近人民广场、南京东路、外滩,是上海极为市中心的位置,福州路上多有文化用品商铺、书店、少年文化宫,由此也被称为“中华文化第一街”。

让这条文化第一街更有历史文化意义的,可能还有福州路上存在着两处印度帕西人旧址,老上海人喜欢称旧址为“波斯胡同”。

胡同其实也就是苏浙地区的弄堂,南北叫法不同,有说法认为,波斯胡同这个叫法是从一位曾定居北京,后转道来了上海的外籍传教士开始的。

波斯胡同,是印度帕西人定居上海的旧址,今天在福州路531弄的位置。

帕西人在胡同附近,现福州路539——565弄的位置还建了琐罗亚斯德教祷告所和墓地,当然老上海人更熟悉的名字,应该是白头花园或者是白头礼拜堂;另一条波斯胡同在福州路614弄。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531弄波斯胡同 @Tulsi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614弄波斯胡同 @Tulsi

在上海的锡克人一般包着红色头巾,而帕西人头上包的是白色头巾,锡克人身材高大、皮肤黝黑,从事的又是巡捕之类的工作,他们对英国人毕恭毕敬,对上海当地人又成了凶神恶煞的执法者,上海人就给了他们一个带着嘲讽含义的名字——红头阿三。

帕西人不同,虽然也是经由殖民贸易进入上海,但他们经济实力强文化程度高,多活动于上海上流阶层,在上海开公司,也参与慈善扶贫,当地人一般称他们为“白头波斯人”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上海印度人的历史》所展示的上海帕西人婚礼@Tulsi翻拍

带着好奇,我实地寻访了波斯胡同。

从人民广场站3号出来,福州路就在十字路口的另一边,50米的距离,路口立着福州路路标,很容易就找到了。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福州路路口 @Tulsi

我先寻访的是福州路539号。1854年,帕西人在这里修建了拜火教墓地,而后,又建立了拜火教祷告所,现在处于539——565号的分别是黄浦区青少年艺术活动中心、24K精品连锁酒店以及一些餐铺。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24K精品酒店外景 @Tulsi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青少年活动中心 @Tulsi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黄浦区青少年活动中心 @Tulsi

除了24K精品连锁酒店的建筑还有些异国风情外,这块区域几乎再找不到两个世纪前帕西人的身影。

进入少年宫,罗马柱、交叠楼梯,一度让我以为,这里是根据当年的拜火教祷告所改建的,不过查询了历史资料后,我失望了。解放后,帕西人离开上海,祷告所和墓地就被改建为“上海中立升降机厂”和“黄浦豆制品厂”的厂房。一直到1990年,教堂被拆除,在原址上建造了少年宫。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青少年宫内部楼梯 @Tulsi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青少年宫内景 @Tulsi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福州路539弄 @Tulsi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青少年活动中心外景 @Tulsi

拦住送孩子去少年宫学习的祖辈家长,希望能从他们的口中能听到一些对白头花园的认识,所有人,都对我摇摇头,“白头花园?帕西人?印度人?不知道啊,没听说过。这里好像一直都是少年宫。”

对拜火教墓地我还是有一些期待的,希望能在旧址上看到些东西,很可惜昔日墓地早就夷为平地。拜火教的葬礼是比较特殊的,祆教徒死后不用土葬、火葬的殡殓仪式,而是沿用“天葬”,即将尸体放置山头,让兀鹰啄食。拜火教墓地里建有石棺式墓冢,但墓地里没有骨骸,只属纪念冢性质。

香港是帕西人最集中的海外集聚地,在香港保存有完整的拜火教墓地,有机会大家可以去香港看看,拜火教石棺式墓冢。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上海印度人的历史》展示的帕西人墓地 @Tulsi翻拍

不能在539号问出点真料来,我又转头去了531号的波斯胡同。

不知道昔日的波斯胡同有多热闹,可能因为是雨天,又或许,冷清,这就是今日波斯胡同的常态。

胡同口有一家文具店,店面狭长占据了半个胡同门面。一些文具还摆到了过道上,文具上摆了打折字样的牌子,老板警惕地守着小小的店面。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胡同口的文具店@Tulsi

过道的尽头就是胡同了,电线杂乱地布满胡同的天空,房屋是典型的上海弄堂建筑。

弄堂逼仄狭小,大约30-50米长度就走到尽头了。胡同的环境不太好,附近一间饭店的厨房排烟口离着弄堂不远,弄堂里通风不好,油味飘荡在空气中,迟迟难以散去。

胡同的尽头是一个分类垃圾堆,上海开始实行垃圾分类后,非垃圾投放时间,门锁了起来,但周边的环境依旧糟糕。

胡同里有一段长木制楼梯,住户来来往往,木楼梯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波斯胡同现状 @Tulsi

上海是一个充满万国建筑的城市,来到波斯胡同前,我想或许能在这找到一些帕西人的遗迹,可惜寻遍了弄堂,没有发现特别的建筑,唯有正对着过道的外墙上两个仅剩半截的柱子,似乎在说着这个弄堂还是有一段故事的。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波斯胡同 @Tulsi

我正在巷子转着,一对老夫妻进了弄堂,

老阿姨用上海话问,

“你找人?”

“算是吧!阿姨,你们在这住了多久?”

“30年了。”

“你知道这里是印度帕西人的旧居吗?老上海人叫它波斯胡同。”

“我就是上海人,没听过这里是什么波斯胡同。”

在距离福州路531号不远的福州路614弄,今天的同兴大厦一带,是另一条波斯胡同,同样的,今天也已经找不到任何波斯人的居住痕迹了,问了在小区住了20多年的住户,得到的同样是摇摇头,“波斯胡同?没听说过啊!”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同兴大楼 @Tulsi

其实也不难理解,不管是胡同还是墓地,如果还存有一些能看得见的遗迹建筑,或许帕西人旧居还能被大家记住。

所有的建筑都已经拆除了,值得追忆的或许就是只剩帕西人曾经在上海生活过的这段历史了吧!

不经意间你可能错过了这群参与谱写上海近代历史的印度人

本文为印度通编辑部原创作品,任何自媒体及个人均不可以以任何形式转载(包括注明出处),免费平台欲获得转载许可必须获得作者本人或者“印度通”平台授权。任何将本文截取任何段落用于商业推广或者宣传的行径均为严重的侵权违法行为,均按侵权处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