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道

  • 印度互联网印度2018年前11个月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规模已达270亿美元

    印度2018年前11个月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规模已达270亿美元

    据dealstreeasia消息,根据“四大”会计事务所安永最新发布的印度创投市场分析报告显示,在今年一月至十一月期间,印度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的规模已经达到了270亿美元,已经超过了2017年全年261亿美元的规模。 不过,在刚刚过去的十一月中,印度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的规模为16亿美元,相较于去年同期下降了33%,相比于十月份下降了49%。根据安永旗下私募股权阅读交易追踪工具发现,之所以会出现这种问题,主要是因为十一月份的印度创投市场中没有一笔大额——即1亿美元以上的投资交易发生。 今年十一月,印度创投市场共有五笔规模较大的投融资交易,这些初创公司成功募集到了总计9.5亿美元的资金,而在2017年同期,共有九笔规模较大的投融资交易才达到了9.5亿美元的融资规模。不仅如此,今年十月,印度创投市场里六家初创公司就成功募集到了25亿美元的资金,同样明显好于去年同期。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十一月规模最大的一笔投资交易来自钦奈的SP Infocity IT Park,他们获得了新加坡主权基金淡马锡旗下Mapletree Investments投资的3.53亿美元投资。 在截至2018年11月30日的前十一个月时间里,共有37笔创投交易,募集的资金总额达到了74亿美元,超过前两年的同期融资金额(2017年为30亿美元,2016年为39亿美元)。 安永在其报告中补充表示,2018年的印度创投市场出现了强劲反弹,其中来自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的投资金额达到了41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上涨了17%。 威瓦克·索尼(Vivek Soni)是安永合伙人兼印度市场负责人,主要负责私募股权服务,他表示:“虽然今年十一月是全球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表现相对疲软的一个月份,但是印度的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势头却依然十分强劲。正如我们在今年年初所预测的那样,2018年是印度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的最佳一年,到目前为止规模已经达到了270亿美元,而且还有一个月时间才到年终。” 不过,虽然印度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规模创下历史新纪录,但总体退出率似乎有所下降。2018年11月的投资退出规模大约为3.94亿美元,相比于去年同期27亿美元的退出规模低了85%。今年十月,印度创投市场的退出规模大约为14亿美元。此外,十一月份最大的一笔投资退出交易来自于CPPIB,他们以2.83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了持有SP Infocity IT Park的80%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11月没有一笔私募股权支持的首次公开募股(IPO)交易。

    3天前 阅读 1,295
  • 印度互联网印度版“今日头条”Dailyhunt:收入下跌,亏损增长过快

    印度版“今日头条”Dailyhunt:收入下跌,亏损增长过快

    “印度版今日头条”Dailyhunt公司成立于2012年,总部位于班加罗尔,最近他们发布了本财年(2018)财务报告,事实上,他们需要好好地维护一下本地和海外运营业务了。该公司上一财年的业务收入约为13.29亿卢比,而到了2018财年却下降到了12.623亿卢比(跌幅达到了5%),此外其服务销售营业收入额也下降了1.1%,跌至11.321亿卢比。   另一方面,本财年该公司的印度本土业务收入增长幅度达到了7.1%,约为8.094亿卢比,而海外业务收入却下降了13%,仅有2.71亿卢比,导致其总体业务收入下降了5%。   不过, Dailyhunt公司在美国和新加坡两个国家市场的收入有所增长。他们在美国业务增长率高达36.4%,业务收入达到了6800万卢比;在新加坡市场业务收入也上升到了2.021亿卢比,增长幅度达到了20.5%。但是,该公司在非洲和迪拜市场的业务给他们的业绩增长带来了负面影响。   此外,Dailyhunt公司2018财年的费用支出从25.626亿卢比上升到了28.565亿卢比,增长了11.5%。其中最大的一项费用支出项是员工福利,达到了10.663亿卢比,比上一财年高出了17.8%。由于业务收入减少且费用支出增加,Dailyhunt公司在本财年的亏损额上涨到了15.945亿卢比,比上一财年的12.402亿卢比增长了28.6%。   不过,该公司似乎非常受风险投资公司青睐,他们的主要融资交易如下:   2015年2月获得了3750万美元的C轮融资,领投方为美国知名风投Falcon Edge Capita,参投方为经纬印度、红杉印度和Omidyar Network;   2016年10月,Dailyhunt宣布完成了一笔2500万美元的D轮融资,领投方为今日头条,参投方包括一批此前投资过该公司的风投。   2018年8月,该公司获得了一笔4.55亿卢比的新一轮融资,投资方为Falcon Edge;9月又募集到了一笔3.7亿卢比的融资,之后又完成了一笔1100万美元的E轮融资。   有消息称,该公司正计划融资1亿美元。

    4天前 阅读 1,355
  • 印度互联网为何中国互联网公司不爱印度大城市,却偏爱主攻二三线小城市场?

    为何中国互联网公司不爱印度大城市,却偏爱主攻二三线小城市场?

    过去三年,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和战略投资者渐渐加大了开拓印度市场的力度。2015年到2018年,像阿里巴巴和腾讯这样的中国大企业对印度14家公司合计投资约60亿美元,而最近一年半,印度的内容和电子商务领域涌现了多家中资背景的新公司。 有趣的是,大部分中国企业家在印度成立的新公司都专注于印度的二三线城市——当地人口中的“巴拉特”(Bharat),而不是这个国家的一线城市。不管是志在做“印度版头条”的新闻聚合应用NewsDog,一站式内容分发平台茄子快传(SHAREit),电商平台Club Factory,还是直播应用Bigo Live,海外版快手和抖音,都瞄准了巴拉特,而不是印度前十大城市。 那么,为何这些公司都押注印度小城市?“因为要达到更大的业务规模。”《未能成功——印度第一家电商的故事》(Failing to Succeed – the story of India’s first e-commerce company)一书的作者K Vaitheeswaran如此评价。他的话很大程度上是对的,因为中国的初创公司有一种根深蒂固的看法,他们相信规模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在中国,包括京东、淘宝网、拼多多、美团点评、快手和宝宝树在内,很多目前已经赫赫有名的企业在创业初期就专注于二三线城市,在那些市场大规模扩张。例如,快手目前拥有4亿以上用户,其中80%的用户都位于二三线城市。而快手已经被视为中国仅次于微信、微博和QQ的第四大社交应用。 拼多多也是一个典型的例子。2017年,拼多多的商品交易总额(GMV)突破了100亿美元,远超前一年的表现,2016年其只有2亿美元商品交易总额。拼多多约六成客户都来自石家庄、青岛、武海等小城市。 如果根据商品交易总额的数据排名,拼多多现在是仅次于阿里巴巴、京东和唯品会的中国第四大电商。 谈及在印度的市场推广策略,茄子快传的新兴市场副总裁Jason Wang表示,“印度使用英语的人口仅有2.5亿,我们没有选择把重点放在这类人群上。”该公司迎合的是那些消费不同方言内容的读者,比如泰米尔语、泰卢固语、孟加拉语、古吉拉特语和印地语。 印度是茄子快传最大的市场,四年来,其应用在印度的累计下载量超过4亿。 Jason Wang解释说:“我们有一个长期计划,要占据10亿互联网用户内容分发的大部分市场份额。茄子快传希望,到2022年获得更大的规模,不用担心销售额。”他同样信奉这样的经营哲学,那就是:只要公司能经过竞争的考验,获得预期的规模,就更容易实现用户变现,获得可观的回报。 2016年初,NewsDog公司首次登陆印度,主要聚焦于英语新闻,但很快就调整了重心,转向印地语、泰米尔语和泰卢固语。 NewsDog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彧堃解释说:“在转变重心以前,我们在印度做了一些有关内容消费模式的实地调查,发现二三线城市的读者更愿意在娱乐、(非严肃类)政治和板球这类话题上花时间。” 自那以后,在印度古尔冈设办公室的北京公司NewsDog就开始了新的征途。该公司称,目前在印度拥有约6000万注册用户,月度活跃用户(MAU)2000万。 除了内容,主打交易的中国电商平台也在押注印度小城市,Club Factory公司就是一个代表。印度科技媒体Entrackr获悉,Club Factory公司一半以上的订单都来自十大印度城市之外的小城市用户。 “Club Factory公司的商品目录实质上吸引的是二三线城市的年轻用户,在那些地方,买家希望以低成本(售价在60到1000卢比之间)买到新鲜又独特的时装。这家公司的策略是深入渗透小城市。”市场研究机构Forrester印度公司的分析师Satish Meena如此评价。 虽然用户体验相对较差,但Club Factory公司在印度拥有广大的群众基础,一个月订单约有150万笔。目前,该公司还请来宝莱坞男星Ranveer Singh和当选2017年世界小姐的印度佳丽Manushi Chhillar拍摄广告,推广公司品牌。 最近几年,印度城市网民增长停滞,真正的增长将由二三线城市推动。印度时尚平台Voonik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Sujayath Ali指出:“中国的企业家已经目睹本土公司怎样崛起,他们希望在印度重演这样的成功。” Ali说,印度二三线城市和中国更为相似。“小城市的人通常在智能手机上花的时间更多,中国企业希望通过内容和游戏化激发他们投入。” 京东、淘宝网、天猫和拼多多等中国头部公司正忙于国内市场竞争。一些中国的二线公司和很多连续创业者则看到了在印度复制国内成功模式的潜力。Vaitheeswaran解释说,印度消费者获取成本低,而且(在内容和商务领域)缺少替代选择,这些特点吸引了中国的初创公司奔向印度二三线城市,而不是投身一线城市。 中国企业对印度方言用户大手笔投入,期望像在国内一样,能在印度二三线城市开枝散叶。然而,很多专家认为,印度会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印度的故事会是属于印度的,既不会像美国,也不会像中国。”Vaitheeswaran这样指出。

    4天前 阅读 1,477
  • 印度互联网=竺帆研究院报告:印度全景——印度电动车行业解析

    =竺帆研究院报告:印度全景——印度电动车行业解析

    声明——以上研究报告中的数据随时间推移会发生变化,数值仅供参考!联系信箱:research@draphant.com

    5天前 阅读 2,239
  • 印度互联网扬帆天竺人物专访:Thindo Media联合创始人隋洪超 为做印度版“分众传媒”我们要稳扎稳打

    扬帆天竺人物专访:Thindo Media联合创始人隋洪超 为做印度版“分众传媒”我们要稳扎稳打

    当我们进入公寓或者写字楼的电梯时,已经很习惯了观看在电梯等候区和电梯内部的各类框架广告。而随着这类广告产品的硬件设施和传播内容的不断提升,分众传媒和江南春的名字想必很多人都耳熟能详了。 分众传媒的快速发展、广告位优势及其近乎垄断的全中国电梯类广告的资源让其稳稳的坐上了中国电梯类广告老大的位置,至今无人撼动!就连阿里巴巴集团也因看到了其巨大的优势,150亿元入股分众传媒,可见这一市场的重要性。 而印度,这个经济快速发展,很快会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国家,它的电梯类广告市场目前还是一片空白。正式看到了这一机会,由两位中国年轻创业者创立的Thindo Media进入印度则让人隐隐看到了印度电梯类广告巨头的身影! 近日,竺道主编刘宇就有幸独家采访到了印度Thindo Media公司的联合创始人隋洪超。听听他和他的伙伴是如何在当地开始创业及如何看待印度电梯类广告市场发展的! 竺道:您是如何看待海外市场及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的? 隋洪超: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国内和海外市场都有大机会,我这一年一直在看东南亚,包括印度,整个看下来的感受是海外市场的业务机会相对更多,当然风险也会更大。尤其是一些国内已经成熟的商业模式或者产品,在海外非常有机会,商业模式的复制本身就是国内创业者非常擅长的,当然一定要因地制宜。移动互联网方面,如果出海东南亚和印度,分享人口红利会获得较好的用户增长,但在短期用户变现方面是个比较大的挑战。 竺道:谈谈您和您的合作伙伴是如何走到一起来创业的? 隋洪超:我之前在国内做在线教育,2017年公司被收购后就一直在想二次创业方向,这一年也尝试了很多,尤其是出海东南亚方面,最后通过行业排除,同时结合自己的能力范围锁定了电梯广告市场,我合伙人是认识很多年的朋友,和他提起这个事情后,恰好他之前做过分众传媒的股票质押项目,对电梯广告业务也了解,于是我们一起去印度考察了两次,也做了比较充分的实地调研,认定这个事情符合趋势,长期坚持后会有产出,于是一拍即合决定扎根印度。 竺道:为什么是印度?您怎样看待印度市场?目前印度市场电梯类广告的市场格局如何? 隋洪超:印度有13.5亿人口基数且在快速增长;而且印度经济迅猛发展,去年的经济增速为7.2%,选择印度,能够分享印度改革红利,往十年后看,他很有可能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所以印度市场长期的趋势是比较好的,在印度坚持做一个正确的事情我相信长期来看都会有不错的回报。目前印度电梯广告市场是相对空白的,这也是我们选择在印度做电梯广告的一个重要原因。 竺道:Thindo Media是从什么时间开始进入印度市场的,产品及服务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隋洪超:Thindo 名字的寓意是Think do(知行合一),Thindu又是天竺,是古印度的称呼。我们是从今年初开始调研,然后进入印度市场的,产品目前就是电梯海报。核心竞争力这块一方面是团队,我之前在分众和新潮都有工作过,对电梯广告业务模式有一定认知,我们现在的团队除了我和合伙人之外,都是印度同事,遵循本土化原则。另外一方面,我们有比较好的先发优势,这个对于电梯广告市场非常重要,这不仅体现在我们和写字楼及物业签订的合同都是两年,也体现在我们在客户拓展方面先入为主,让印度客户认为Thindo Media=印度电梯广告。 竺道:Thindo Media的模式跟分众传媒有哪些相同和不同之处,又是如何结合实际情况落地印度市场的? 隋洪超:我们的业务和分众在模式上没有区别,但在具体落地上却差别很大。首先,在楼宇资源开发方面,印度是没有物业公司的,你就很难像国内一样,谈一家物业,然后拿了他所有的楼宇资源。 在社区资源拓展上,印度的社区都很小,平均是一个社区2-3栋楼,几乎没有像国内一样的大社区。这两点就导致开发楼宇效率会比国内低。我们在楼宇开发上,就是地推人员每天不断的去跑楼宇,这个过程虽然辛苦,但也是你建立自己护城河的过程,通过一段时间摸索,我们现在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印度同事的激励制度和管理方式,可以保证楼宇开发速度符合我们的预期。 其次,广告主拓展方面,这和国内的差别主要体现在印度广告主对电梯广告的认知上。虽然国内也是从无到有走过来的,但现在时代不同,你要向广告主证明电梯广告在印度市场与电视、户外、移动端等渠道相比,具有其独特的转化价值,要说服广告主在他们的年度预算内尝试电梯广告这一新兴媒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们在这方面对品牌投放会有实实在在的数据调研来向广告主们展示电梯广告投放的ROI,我们也结合印度当地情况摸索了一套销售端的策略打法,目前看还是比较有效的。 竺道:Thindo Media在落地印度的过程中是否遇到过挫折,是如何解决的? 隋洪超:万事开头难,第一个印度同事,第一个楼宇资源合作,第一个广告主客户都遇到了一些困难。就拿第一个楼宇资源合作来说,我和合伙人带着一个印度同事连续地推了几周,每天从早到晚,但前期基本都是直接拒绝,或者是即使拿了我们的方案,也没有了下文。而且我们在楼宇拓展上都是“陌拜”,基本都要先面对社区保安,这一关就很难过去,最后摸索出和不同社区、不同写字楼的保安沟通都是需要不同方法的。 过了保安这关,和社区经理沟通,他们很多不在意我们给的租金,这也和他们的社区太小,电梯太少有直接关系。所以我们要想办法让社区经理觉得不仅这个生意能给他们社区带来收入,还有其他在金钱之外打动他们的一些点。过了社区经理,方案还要经过一段时间才能到他们的秘书或者负责人那里,我们还需要再去解释和沟通一次,最后要等到他们的业主委员会开会进行一个“上会”讨论,我们还需要让每个委员能认可这件事。 之后,在协议的付款方式和频率等核心条款上的谈判是非常艰难的,你要逐条解释条款并保证相关条款对自己的风险可控。这还不算完,最后,因为印度社区是比较注重公共区域的整洁舒适的,我们还会把海报提前放在社区办公室,让他们提前和住户沟通,得到住户的认可,我记得第一个合作社区我们就去了不少于10次,条款谈判上至少有3次,每次都是半天的谈判时间。整个过程就是创业的一个个问题解决的过程。 竺道:印度的市场和客户与中国的相比有哪些不同和相同之处? 隋洪超:我在前面也提到了一些。与国内相比,印度市场还是大多处于一个起步阶段,有一些国内已经有的但在印度还没有的新兴事物会有比较大的成长空间,很多领域还没有巨头出现,这就给创业者留下了较好的机会,但是国内大多好的机会都只属于巨头。市场比较相同的地方就是人口基数大,很多生意的市场规模都相对比较大。 竺道:您认为在印度拓展业务,本地化非常重要么? 隋洪超:可以肯定的是对于创业公司而言,团队的本地化非常重要,重要性可能超过一切。 竺道:做为出海公司,您的团队是如何实现良好的跨国沟通和合作的? 隋洪超:我们和移动互联网公司很大的区别就是,我们业务范围内需要沟通的人或者服务的客户都是英语不错的,而且沟通基本都在一个频道上,我们不太存在跨地区的多语言问题。你想啊,我们在楼宇电梯里安装我们的海报,在印度能住得起高楼的人都是富人,社区经理英文也都不错,广告主端都是一些大客户,也都是大公司的沟通方式,团队内部也都是英文沟通。在文化上面,我们尊重印度文化,在公司治理上,我们根据当地文化,给到印度同事合适的奖惩制度。所以跨国沟通和合作方面,我们虽然走了一些细节上的弯路,但总体上还算顺利。 竺道:2019年,Thindo Media在印度都有哪些计划和愿景? 隋洪超:我们计划2019年能够实现与1000个社区及写字楼合作,合作客户能够实现100+,我们在朝着这个目标努力。

    1周前 (12-01) 阅读 3,124
  • 印度互联网印度电商巨头Flipkart创始人黯然告别 ,二度创业瞄准农业和金融科技

    印度电商巨头Flipkart创始人黯然告别 ,二度创业瞄准农业和金融科技

    今年五月,沃尔玛斥资160亿美元收购印度电商Flipkart 77%的股权,同时Flipkart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Sachin Bansal黯然退出公司。自那以后,有关他将如何重新杀入创业圈的传闻甚嚣尘上。 印度《经济时报》新近报道称,Bansal全力聚焦农业科技和金融科技两个领域,为他即将再度创业奠定基础。 据报道,Bansal计划成立一家控股公司,通过这家公司开展业务,让他能领导上述领域的分公司,同时对这些领域的企业进行持有多数或者少数股权的投资。 报道提及,Bansal还向现任美国银行利率交易主管的Ankit Agarwall抛出了橄榄枝,Agarwall和Bansal都毕业于德里印度理工学院,是同级生。Bansal邀请他做新公司的合伙人,同时也是创始员工。他的计划何时落实还未确定。 单就Bansal看好的市场来说,站在投资和商机的角度,目前金融科技是最炙手可热的一个领域。农业科技看上去可能没有那么高人气,但它给依托软件即服务(SaaS)和物联网的初创公司带来了巨大的机遇。因此,它已经成为很有投资潜力的领域。 今年5月,Bansal将所持的Flipkart股权出售给沃尔玛,在抛售占比5%的股份后,告别了这家一手打造的公司。这笔交易金额高达10亿美元,扣税后,他实际套现约7.5亿到7.6亿美元。 离开Flipkart后,Bansal三个月内连番登上媒体头条。据称,他计划为一只专注投资初创公司的基金融资10亿美元,他对人工智能、区块链和无人飞机领域的初创公司有浓厚兴趣。他还计划自掏腰包,这只基金40%的启动资金都将由他本人投入。 今年9月,有报道称,他对印度本土网约车巨头Ola颇有兴趣。他有意对这家公司投资约1亿美元,现在他的投资额进一步增加。通过收购美国对冲基金Tiger Global持有的Ola股份和另行收购股份,他的投资将增至1.5亿美元。若交易达成,这将是印度初创公司生态系统史上最大的一笔个人投资。 到目前为止,Bansal已经投资了一批印度初创公司,投入总额约2600万美元,印度最大线上教育平台Unacademy、新闻应用Inshorts、电动汽车制造商Ather Energy、在线订餐初创公司SpoonJoy都在他的投资之列。 如果说所有这些报道有什么共同之处,那么肯定就是,它们都证明了,创始人退出对初创公司生态系统有多大的好处,因为退出方获得的资金很可能又重新流入了这个系统。 展望未来,对于Bansal的二度创业将描绘怎样的初创公司蓝图,我们将拭目以待。

    2周前 (11-30) 阅读 3,067
  • 印度互联网海外市场崩塌?Ofo印度资产将被Bounce公司收购

    海外市场崩塌?Ofo印度资产将被Bounce公司收购

    总部位于印度班加罗尔的共享出行初创公司Bounce已经宣布收购了中国共享单车巨头Ofo的印度资产,不过具体交易细节暂时没有公开。有消息称,Ofo印度公司的员工将会被安排到Bounce公司之中,原Ofo印度公司旗下拥有的5000多辆共享单车将会被重命名为“Bounce”。   Bounce公司成立于两年前,其运营母公司为Wickedride Adventure Services Pvt Ltd.,三位联合创始人分别是Vivekananda Hallekere、Anil Giriraju和Varun Aghi。通过智能通勤移动解决方案,Bounce为用户提供了单向交通工具租赁服务。 与Ofo和摩拜单车非常相似,Bounce用户也可以在任何地方租用摩托车或电动滑板车前往目的地,并在任何地方停放。本次收购将有助于Bounce补充现有的服务产品,此前Bounce重点专注于提供摩托车和电动滑板车共享驾乘服务,现在有了更多样化的选择。   在本次收购之前,Bounce公司于今年九月完成了一笔2.1亿卢比(约合300万美元)的债权融资,投资方为InnoVen Capital;今年八月,该公司还成功募集到了一笔8.3亿卢比(约合1220万美元)的融资,当时的联合领投方为红杉资本印度和Accel Partners。现阶段,Bounce公司的业务主要覆盖班加罗尔、迈索尔、斋浦尔、乌代布尔、贝拉加维、马尼帕尔、斋沙默尔、戈卡纳、海德拉巴和其他几个城市。  

    2周前 (11-29) 阅读 2,908
  • 印度互联网终于忍不住了, BigBasket发出强烈信号“剑指” Milkbasket,Swiggy也要跟进,印度又一个垂直领域要爆仓

    终于忍不住了, BigBasket发出强烈信号“剑指” Milkbasket,Swiggy也要跟进,印度又一个垂直领域要爆仓

    手握众多融资的印度线上杂货电商平台BigBasket公司已经宣布,通过收购订购食品线上服务平台RainCan和日常用品配送平台Morning Cart,正式进军散单杂货配送领域。这一行业的市场竞争将趋于白热化。在印度浦那市,BigBasket公司已经将RainCan与独立的应用bbdaily结合。在另一城市班加罗尔,BigBasket公司很快要将Morning Cart纳入这个新应用旗下。 随着BigBasket公司在散单杂货配送行业扩张,DailyNinja等业内小企业将失去市场份额。投资这一领域的一位风头资本家预计,为了支持bbdaily,Bigbasket会提供大笔返利和补贴。由于竞争激烈,赢得新的客户将代价不菲。 目前散单杂货配送服务在印度从事专业工作的城市居民中开始流行,这类用户通常每天早上会订购一些必需品,包括牛奶、果蔬和日用杂货。散单杂货配送初创公司也预计,BigBasket公司会采取激进的市场收购策略。 除了浦那和班加罗尔,BigBasket公司还将在古尔冈推出晨间快递服务。这座卫星城市已有一个这类业务的领头羊——Milkbasket。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Anant Goel表示,“现在评论为时尚早,因为我们还不知道BigBasket公司在散单杂货配送方面的策略。” 但他可以确信,当BigBasket公司正式进入这个领域之后,会掀起业内的惊涛骇浪。他说道:“一个财力雄厚的大玩家进入散单杂货配送行业是对这个理念的强烈认可。但和以往一样,重要的是更细致的执行细节,它将决定谁是这一行的领军人物。” 对于BigBasket公司开拓业务伸向了Milkbasket的主场,Goel并没有感到意外。他解释说:“在外人看来,这是轻而易举的一个领域,事实并非如此。在运营、后端、技术和供应链方面,它都需要一套不同的技能。” 考虑到BigBasket公司已经是印度最大的线上日用杂货商,拥有广大的客户群,该公司应该会毫不犹豫地拿下衍生服务——日常生活必需品。DailyNinja也预计到BigBasket公司的挺进会带火这个市场。 DailyNinja 公司联合创始人Anurag Gupta说道:“BigBasket可能推出激进的活动获取客户,包括返利和打折。那将对我们的增长构成一定的挑战,但不会有很大影响。过去三年,我们一直能够维护客户群,在保持体验一致性的前提下,不断赢得新的客户。” Gupta预计,即使BigBasket公司为了扩大自身散单杂货配送业务的规模砸下重金,也只会夺走DailyNinja在班加罗尔10%-15%的客户。 散单杂货配送不同于日用杂货:bbdaily面临挑战 Bigbasket公司在印度经营日用杂货时间最久,处理的线上日用杂货交易量在国内最大。该公司了解这个领域,而且财力雄厚,拥有几十万忠实客户。因此,其推动bbdaily的增长不会有挑战。 在短短几天内,bbdaily上线的一条通知就吸引了班加罗尔的数千用户。这些用户实质上来自这个城市的不同地区。 然而,散单杂货配送运行的是群集模式,大批的订单都在某个区域,来自人口密度高的地区,比如公寓、城市或城郊居民福利协会的群体,以及那些忙碌的职场专业人士聚居地。 上述风投人士称:“BigBasket公司将不得不在散单杂货配送领域采用截然不同的策略,因为局势有天壤之别。” 实质上,散单杂货配送在很多方面都不同于纯粹的日用杂货配送。日用杂货的平均每单在1000到1400卢比不等,而散单杂货配送平均每单只有100到300卢比。 BigBasket公司从未处理过如此小额的交易,因此这是一种差异很大的全新垂直业务。 到目前为止,散单杂货配送主要采用预付费模式,客户先将资金存入一个钱包,然后下单。这样的模式在班加罗尔和古尔冈这样的城市操作没问题,但在孟买、德利和浦那这种城市行不通。 风投界人士指出,后付款模式是非常主流的,在它运行很好的一些城市,牛奶商家到月末才向客户收费。一家在孟买很多地方都有业务的牛奶经销商就是如此经营,该公司与SpurDaily公司有合作,而后者最近收购了餐饮配送平台Swiggy。 印度知名科技媒体Entrackr就提示,DailyNinja在海得拉巴市推动预付费模式陷入了困境。 市场研究机构Forrester印度分公司的分析师Satish Meena认为,既然计划在多个城市开展散单杂货配送服务,BigBasket公司将不得不寻找方法,争取那些更喜欢后付款模式的客户。 虽然面临这些挑战,但BigBasket公司必定会给DailyNinja、Milkbasket和 Doodhwala等多家散单杂货配送领域的同行带来艰难的竞争环境。除了BigBasket,Swiggy也计划很快大手笔推出散单杂货配送垂直业务。 Meena总结道,两大巨头进入也可能激发散单杂货配送这个新兴领域的整合。鉴于两家公司都得到阿里巴巴和Naspers这样的大投资者支持,他们不会介意收购可以帮助自身迅速在这个领域扩大规模的企业。 最终,我们应该也认识到,Grofers公司早在2016年11月就推出了Morning Store服务,在班加罗尔和古尔冈配送牛奶、鸡蛋等日常必需品,同时免费附送报纸。 但这项服务在实验了两三个月之后就被叫停了。为什么?Grofers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Albinder Dhindsa是这样说的:“我们没有看到这么做有什么好处,意识到这个模式没有可行性。平均每单交易额还不到80卢比。”

    2周前 (11-29) 阅读 4,282
  • 印度互联网印度“独角兽”也不含糊,OYO在中国的酒店客房数已超过本土

    印度“独角兽”也不含糊,OYO在中国的酒店客房数已超过本土

    OYO目前在中国拥有4000家出租和授权加盟酒店,合计客房18万间,而在印度等整个南亚地区合计拥有客房也不过14.9万间。 在阿里巴巴的最大股东日本软银的支持下,经济型连锁酒店OYO Hotels & Homes加快挺进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在华迅猛扩张的势头已经超过了本土市场。 OYO公司的总部设在印度首都新德里附近的城市Gurgaon,在今年九月完成最新一轮融资后,公司估值达到55亿美元。OYO公司首席执行官Ritesh Agarwal在接受印度《经济时报》采访时表示,该公司目前在中国总体酒店房间量18万间,分布在4000家出租和授权加盟酒店中。 这意味着,OYO公司的客房数量较两个月前增长了一倍多。据报道,今年九月,该公司在中国管理客房数量已经达到了87万间,而这家成立六年的公司现在在印度等整个南亚地区的客房量也不过14.9万间。 Agarwal说道:“印度和中国两个市场都是我们的主场……在短短一年内,我们就跻身中国市场十大连锁酒店之列。在完成一系列酒店租赁和授权加盟经营后,我们在中国的资产呈现大跃进式增长,增速从25%跃升至60%-70%。” OYO公司于去年十一月正式登陆中国市场,如今业务遍布中国265个城市。 关注网上商务领域的专家已经注意到了OYO公司在华飞速扩张的形势,认为他们此举开创了印度互联网行业的先河。 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安永印度分所的合伙人、电子商务和消费类互联网领域的国内业务负责人Ankur Pahwa评论称:“(OYO)可能是印度互联网公司‘深入虎穴’并发展壮大的第一个成功案例。必须考虑到(中国)那个市场整体的规模和活力,光是从这个角度看,就十分惊人了。” OYO公司着力聚焦中国市场,这一点从该公司打造当地领导团队就可以体现。OYO公司通常挖角消费类科技巨头,请来一些大牌公司的高管。 OYO公司聘请李维出任中国业务的首席财务官。在加盟OYO公司以前,李维任中国上市汽车租赁企业神州租车的首席财务官兼首席运营官。 另外,OYO公司还请到曾先后在谷歌和Uber任高管的Jia Zou任首席技术官,曾在万达、顺丰速运和大众点评工作的Tony Liang出任首席人力资源官。 但Agarwal拒绝透露OYO中国公司的所有高管姓名,称有些高管职位还未最终确定,所以属于商业机密。 他说:“所有这些人才都有运营大机构的经验,具备这样的管理智慧,是成熟的管理者,同时又有投身迅速发展业务的热情和活力。” 本月早些时候,OYO公司任命印度最大航空公司IndiGo前总裁Aditya Ghosh为公司印度及南亚地区的首席执行官。Agarwal晋升为整个集团的首席执行官。 安永的Pahwa评价,OYO公司有一种“分散式管理”的形式,让很多人参与管理,考虑到OYO公司着力开发中国市场,并且在向其他海外市场扩张,这种管理可能是公司需要的。业务需要公司的最高管理层在当地站稳脚跟。 OYO中国公司目前在中国雇用约5500名全职员工,还有6万名合同工。“我们有600家供应链合作伙伴,超过100家仓库,因此我们可以很容易利用基础设施……其次,我们可以以比市价便宜20%-30%的价格提供高品质的产品。”Agarwal介绍。 值得一提的是,OYO公司是在一个发展环境不被科技巨头看好的市场实现了快速增长。包括谷歌、Uber和亚马逊在内,一些全球最大的科技与消费类互联网企业都认为,OYO所在的酒店业经营相当艰难。 Agarwal透露,OYO公司在中国将近70%的业务都是通过有机渠道开展,包括OYO移动应用和散客,其余的客流来自一些数字平台,比如阿里巴巴支持的Fliggy、去哪儿和腾讯支持的美团点评。 “我们将近15%-20%的营业收入来自第三方经销商,包括多个线上旅行运营商。我们和他们中的每一家都有不同的合作协议。”Agarwal如是说。

    2周前 (11-28) 阅读 4,403
  • 印度互联网Oyo估值翻五倍 ,大举进军中国市场,野心还不仅仅是这些

    Oyo估值翻五倍 ,大举进军中国市场,野心还不仅仅是这些

    印度最大经济型连锁酒店Oyo已经证明了自身征战海外的雄心,其获得了软银、红杉资本、Lightspeed等机构的融资,并且让这些投资方相信其全球拓展的抱负。最新一轮融资也许将证明:在募得10亿美元资金后,这家成立仅五年的公司估值已经翻了五倍。 去年九月,Oyo公司曾获得了一笔高达2.5亿美元的融资,当时其公司估值达到了9亿美元。而根据媒体的最新报道,该公司经过最近一轮融资,现在的估值已经接近50亿美元。 经过这轮10亿美元的融资,Oyo公司成为仅次于Paytm的印度第二高估值初创公司。从估值来看,包括网约车平台Ola公司在内,印度的其他“独角兽”都被Oyo甩在身后。而印度最大的两家在线旅行社MakeMyTrip 和goibibo合计估值也不过26.7亿美元左右。 Oyo公司的估值如此飙涨也让很多密切追踪酒店业的分析师和企业家感到意外。一家经济型酒店品牌的联合创始人匿名评论称,“如果是针对印度市场的业务,这样的估值是不可能成立的,投资者非常看好它(Oyo)开拓国际市场(尤其是中国)。” 上述观点似乎言之有理,因为Oyo公司已经为中国地区的业务投入超过6亿美元。在全球范围来看,经济型酒店领域尚未实现标准化,大多还没有组织、毫无章法。因此,投资者在Oyo公司身上看到了发展壮大的能力,认为它能成长为多个地区的主要市场参与者。 在海外市场飞速扩张能很好地兑现Oyo公司的估值。 “这是Oyo进入国外市场的绝对评估标准。海外的巨大机遇看来极大地推动了投资者对Oyo的估值。”美国市场研究机构Forrester印度子公司的高级预测分析师Satish Meena这样解释。 另一方面,Meena 认为,“Oyo公司是印度经济型酒店的领头羊。它在印度发展的潜力无限,但成长不会那么快。它可能至少需要三到五年才能在国内形成绝对的霸主地位。” 反观一个替代投资领域,Meena指出,称雄印度的共享用车巨头Ola和Uber增长疲软,今年增速下滑,降幅高达20%-25%。 Oyo的估值会怎样影响印度业内的竞争? 在印度市场,Oyo公司开设了约1万家酒店,客房间数超过了12.5万,堪称经济型酒店领域绝对的佼佼者。如今Oyo公司获得如此庞大的投资,这将帮助Oyo公司在面对Treebo和Fabhotels这类国内竞争对手时使出重拳。 Meena预计:除了能给用户提供折扣,Oyo公司还将给这些同行的供应面带来负面的影响。既然Oyo公司会计划给予加盟酒店优厚的回报,那些规模较小的旅店应该就会追随Oyo公司。 除了影响经济型酒店领域的竞争,Oyo公司也将加大对Oyo Living、Auto Party等新产品的关注,对它们投入的资源和资本将加倍。 通过产品Oyo Living,Oyo公司同住房租赁平台NestAway和学生住宿服务平台Stanza Living这类竞品展开较量。Oyo公司可能在共生垂直领域掀起同样的不动产收购高潮,并且会让这个领域同样出现进攻型客户。 Oyo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Ritesh Agarwal也强调,该公司将继续拓展新业务,同时对有机和非有机类增长都继续保持专注。这番话暗示了更广阔的图景:Oyo公司不会介意通过收购触发国内市场的整合。 积极进军海外可能会降低Oyo对印度市场的专注 Oyo公司迅猛扩张海外市场,并且对中国市场着重投入,这意味着,该公司对印度市场的工作重心会减弱。 国际扩张需要配置从核心团队到建立业务、推动增长在内的大批资源。因此,这会分散Oyo公司对核心市场的专注力。 作为前车之鉴,食品科技领域印度企业的Zomato曾经在2015年到2016年进军多个国际市场,但激进的扩张并没有在得到阿里巴巴支持的Zomato身上发挥很好的效果。为了减少损失,专注于印度和阿联酋这样的核心市场,Zomato公司已经被迫逐步关停一些业务。 事实上,包括医疗保健平台Practo、汽车交易网站CarDekho和 Droom在内,多家印度公司过去都走过国际化道路,但均尚未在海外市场获得可观的回报。获得软银融资的另一家印度公司Ola也在积极海外扩张。我们还未听说Ola公司在印度以外市场有什么表现。 不同于其他印度企业,Oyo公司对开拓国际市场看来志存高远,其最新的估值也主要是基于海外扩张的潜力。至于这家只有五年历史的公司未来将怎样发掘国际市场,想必会很精彩,让我们拭目以待。

    3周前 (11-21) 阅读 1,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