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道

解析:为何高校孵化器成为驱动印度创新经济的主力军?

摘要:近几年,印度全国的200个科技孵化中心每年能孵化约500家创业企业。这些企业的发展通常较慢,需要较长时间成熟。但是政府最近计划能改变这一现状,为这些企业提供它们亟需的帮助。

竺道综合:近几年,印度全国的200个科技孵化中心每年能孵化约500家创业企业。这些企业的发展通常较慢,需要较长时间成熟。但是政府最近计划能改变这一现状,为这些企业提供它们亟需的帮助。

印度全国的各个行业都在迅速发展,小型创业企业也在大学校园里的小孵化中心中迅速发展着,高科技企业的创始人可以利用大学里一流的学者资源和政府的财政帮助,并且会获得必要的办公室和办公设备。

jpg印度通讯与信息技术部电子信息技术司自己运营着100家孵化中心,并在去年为此花费了4亿卢比。而今年这一预算上升到了20亿卢比。随着从专业机构孵化出的创业企业的数量有望急速增加,技术人员和整个行业希望其中的一些能产生巨大的影响。印度理工学院马德拉斯分校的教授Ashok Jhunjhunwala表示:“如果孵化器孵化出足够多数量的企业,十年后的印度将会发展成一个不同的国家。”

电子信息技术司和生物技术司正在扩大它们的计划,它们把孵化器与科技实验室、制造设备和指导结合在一起。过去只为孵化中心提供资金的电子信息技术司现在将直接向公司投资。该司计划每年设立25家孵化中心,并且会在50万所学校推出鼓励草根创业的计划,并为100位拥有创新品质的学生提供现金奖励。该计划的目的是让学校接受创新文化,并且在让学生们在上大学时做好创业的准备。

印度理工学院马德拉斯分校的教授们察觉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趋势。五年前,前15%的顶尖学生中的半数会去国外继续学业,而另一半则会去大公司找一些报酬丰厚的职位。现在,50%的学生毕业后会创办或加入创业企业。他们认为科技企业孵化器是导致这一改变的一大原因。政府支持创业企业的理念20世纪70年代就出现了,据说这是已故科学家CK Nayudamma向政府提出的建议。

但是这一理念在几年前迎来了一次转折。2011年,那时的电子信息技术司秘书T Ramasami发现这一理念进展有限,到那时只有64家创业企业从中受益过。而现在在政府提供了20亿卢比的支持后,孵化器孵化了2700家企业,这些企业的营业额达到了740亿卢比。

它们总计创造了28000个就业岗位。孵化中心适用于企业社会责任投资,这也是孵化中心的乘数效应的中心论点。而这反过来也会增加针对孵化中心的企业投资。从那时起,政府对于孵化中心的投资就开始增加了,并且会在特定的领域为企业提供吸引人的激励计划并会为企业拨款。在生物科技领域,价值500万卢比的生物科技拨款项目证明了生物科技这一技术可以帮助170家企业以最低的风险来试验它们的理念。

而各个领域孵化器中最为成功的都是学术型孵化器。生物科技司强调获得政府投资的企业需要达到一些条件。比如说,每个公司需要有良好的科技管理组。生物科技拨款项目为生物科技领域,尤其是医疗技术领域吸引了许多创业者。

生物科技司顾问Renu Swarup表示:“针对妊娠期的医疗设备和诊断十分短缺。而监管不是很复杂”。这些年来,一些创业中心出现了许多成功的创业故事。2005年在海德拉巴 IKP Knowledge Park孵化出的Laurus Labs目前的市值已达到100亿卢比。该公司还从私募股权投资公司Warburg Pincus处获得了30亿卢比的投资。而印度理工学院孟买分校的SINE是全印最早的孵化器之一,该中心孵化的78家企业中的36家成功地从天使投资人和风投处完成了融资。该孵化中心孵化出的Sedemec Mechatronics的营业额达到了10亿卢比,而Webaroo则超过了20亿卢比。

而在印度理工学院马德拉斯分校,已经有一些企业成功走出了孵化器并开始对市场产生影响。上个月,Athers Energy推出了印度的第一款电动平衡车。如果没有好的孵化器,基于科研的创业企业很难发展起来。

而互利型的创业企业会因为自身在大型孵化器中的存在而受益。在这些孵化中心中,高校教师和有经验的创业者创办的创业企业会与学生和新兴创业者产生接触,互相帮助。CCAMP的主管Taslimarif Syed表示:“我们发现老企业的存在对于新企业十分有用。我们决定不让这些老企业过早地走出孵化器”。在印度理工学院孟买分校的SINE,许多不同的企业因为共同的利益共存着。管理着SINE的教授Milind Atrey表示:“孵化中心的生态环境对有经验和年轻的创业者、高科技和低科技创业企业都适用。”

孵化器帮助了印度经济的迅速增长,伴随着的是中产阶级的兴起。十年前,创业的学生需要与社会偏见相抗争。而现在,据印度理工学院的教授表示现在的父母会支持他们的孩子创业甚至会提供帮助。随着中产阶级财富的增加,许多家庭不再为长期的财务安全而担忧。

近几年,学者和商人都希望高科技创业企业能解决印度严重的社会和商业问题。一些政府官员已经开始了针对学术性孵化中心的投资计划,这些计划都有着长远的目标。

他们想创造有很多教育机构校友的孵化中心。下面要介绍的就是一些从这类孵化中心走出的,生产针对印度市场的高科技产品的创业企业。

激光治疗设备创业企业

Unilumen Photonics

创始人

Anil Prabhakar, Balaji Srinivsan 

在过去的几个世纪,激光技术都是医疗行业中不可或缺的一项工具。尤其是被用来解决过去需要用手术解决的各种的眼科疾病。但是,激光技术在印度医疗行业的普及率很低。一些小城镇和乡村的医院没有激光治疗机器。

而大城市医院购买的激光治疗机器的数量也极为有限,因为它们能治疗的患者的数量极为有限。所以在面对白内障这样的疾病时,很多患者仍需做手术,而使用激光治疗能很快地治愈这一疾病。从印度理工学院海德拉巴分校走出的Unilumen Photonics正尝试着通过提供可靠而廉价的激光治疗设备解决这一问题。该公司由学校的两个激光专业的教授所创办。

该公司已经从Arvind Eye Care获得了第一笔订单,并已组装好了第一台设备。印度拥有1台以上激光治疗设备的医院有1.5万家。而有些诊所需要的台数高达10台。医学院也同样需要这些设备,学生需要使用设备才能很好地使用激光进行治疗。

将基因技术推入农场

VIsargha agri sciences   

创始人

MLV Phanindra

转基因技术对于工业和研究所来说都很有用,但是但是它对农业极为重要,他可以创造有抗虫性、高营养含量和抗旱性等不同性状的新植物品种。尽管一直存在着对转基因作物的反对声音,但世界各地的农业科学家们都相信,转基因作物将应用于农业上。但是如果该过程可以加快的话,我们可以更有效地利用该技术。

更高效地利用转基因技术就是布巴内斯瓦尔的Visargha Agri Sciences公司想要做的事情,公司想为印度和海外公司提供转基因技术方面的服务。该公司孵化于KIIT,它利用的技术是现在已知的但还未被应用于作物生物科技。这项技术与过去常用的检测新作物是否含有新基因的技术不同。在旧的技术中,科学家们直接转移一组有抗生素抗性的基因和期望的性状。

随后他们可以通过检测作物中是否含有抗生素性状来检测是否含有其他所期望的性状。随后,科学家们会花费很长时间来删除作物中的抗生素抗性的基因片段。Visargha的新技术避免掺入抗生素抗性基因片段,从而减少了开发新性状的时间。

通过减少花费提高太阳能使用率

igrenEnergi   

联合创始人

Hemanshu Bhat, Jiten Apte 

太阳能发电装置在发电过程中会损失了很多电能。导致损失的原因包括太阳能电板会被阴影覆盖(建筑物、柱子和云),沙尘和鸟粪,高温、设备老化、磨损和破裂。而由igrenEnergi生产的Optimizer能使太阳能发电量增加10-20%或更多。

这家公司孵化于印度理工学院孟买分校的SINE孵化中心,该公司正致力于生产被用来介绍太阳能发电费用和加速其应用的颠覆性产品。该公司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在该校2013年举行的校友聚会上,曾经是室友 Sunit Tyagi和 Hemanshu Bhatt在18年后回到了印度,见到了对方。他们发现他们对于新能源领域都有很大的热情,于是决定创办一家针对太阳能的企业。

而另一次与Sunit曾经的课友Jiten Apte的偶遇使得他们开始商业化他们在美国获得的专利“能源打包技术”。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的教授Sujit Dey也是他们在印度理工学院的校友,他也加入了这家公司来运营公司在美国的业务。

Optimizer完美的适用于城市地区的屋顶,并能使太阳能的使用面积增加50%或更高,不然的话这部分电能会损失掉。对消费者来说,这意味着他们每度电的价格会降低。

基因技术企业

Viravecs Labs  

创始人

Rohan Kamat 

基因工程目前正被广泛应用于各大产业与研究领域。科学家将一条有着特定序列的基因植入到另一个细胞中,以使后者获得一种特定的功能。许多生物学家都在研究中使用过这一方法,但其效率相对较低。

生物学家们时常对基因的走向摸不着头脑。如果能够将基因固定在某一位置,就有利于实验效率的大大提高。这正是班加罗尔企业Viravecs Labs试图解决的问题。该企业由Rohan Kamat和Srikanth Budnar共同创立。

Viravecs试图找到一种能将一个基因组固定在一个位置的方法,以保证生物学家实验的有效进行。就目前研发出的科技来看,实验效率可以从2-3%提高到60%。Viravecs试图以研究实验室和药品研制公司的形式打入印度市场。该公司由Centre for Cellular and Molecular Platforms进行培育,并且已经走上了起步阶段。

剑指肿瘤细胞

Actorius innovations & research 

联合创始人

Muralidhara Padigaru, Jayant Khandare, Aravindan Vasudevan 

如果肿瘤不具有转移性,癌症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可以治愈的。癌细胞转移是癌细胞离开原发肿瘤并扩散到身体其他器官,导致肿瘤无法治愈的现象。我们既没有能对付它的药物,也不能较早的发现它。就算是如正电子发射扫描(PET)这样的检查也只能在肿瘤扩大到一定规模,成为继发性肿瘤时才检测到其存在。

但如果我们能通过在血液中监测是否有癌细胞循环,是不是就能检测到癌细胞的转移呢?这就是浦那创业企业Actorius Innovations and Research现在正着手做的事情。该公司已经有了一个能检测循环的肿瘤细胞的办法,那就是抽取的少量血液进行检测。这将是一项艰难的工作,因为即便血液中存在循环的癌细胞,十亿细胞中也只有一个,比例极低。

Actorius在NCL创业中心孵化,正在进行临床试验。Johnson and Johnson是世界上唯一一家能检测到血液中肿瘤细胞的公司,但他们的监测既漫长又昂贵。Actorius称其能提供更快,更实惠的检测。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原创内容,未经竺道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竺道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版权联系:inbox@zhuda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