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道

沃顿商学院院长Geoffrey Garrett : 印度真的能成为“下一个中国”吗?

摘要:乐观者认为印度迟早会成为“下一个中国”。他们所言很有可能在近期或十年内成为事实。但是,即便从经济增长上印证了这一判断,中印两国在许多根本问题上还是存在着巨大差距,特别是人口和民主。但最重要的是,中国的发展是建立在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与制造业上的,而印度在这三个领域仅触及了皮毛罢了。

 

▌作者:Geoffrey Garrett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院长

乐观者认为印度迟早会成为“下一个中国”。他们所言很有可能在近期或十年内成为事实。但是,即便从经济增长上印证了这一判断,中印两国在许多根本问题上还是存在着巨大差距,特别是人口和民主。但最重要的是,中国的发展是建立在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与制造业上的,而印度在这三个领域仅触及了皮毛罢了。

印度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改革,落后了中国十多年。但在过去的二十五年间,中国的经济不断增长,印度在相比较下显得逐渐衰落。这是为什么呢?

中国的经济由世界上最高的投资率带动,这反过来又为在新型城市、高速铁路、机场、港口、制造业等领域的基础设施革命提供可能,进一步使中国拥有足以让全世界羡艳的实力。20年来,中国一直保持着“世界工厂”的身份,它将自己的产品又快又好地推广到全世界的能力是其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今天,印度在基础设施、投资与制造业上都远远落在中国身后。印度GDP中仅有30%用于投资。在中国,这一数字达到了50%。制造业在印度仅占经济总量的20%,在中国则为30%。中国在非西方世界国家中拥有最好的基础设施建设,相比之下,印度仍像是一个贫困的国家

但这也为印度提供了一大机会。加大投资,完善基础设施,增加经济产出——这是一套已经被实践证明了可行的发展模式,也是印度准备走上的发展道路。

我们再来考虑一下印度人引以为豪的高科技产业。我们都知道印度人在运营美国高科技公司上很有天赋。谷歌CEO Sundar Pichai在印度读完了大学,随后来到斯坦福大学念硕士,同时还获得了沃顿商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同样,微软CEO Satya Nadella也是在印度上了大学后来到美国获得研究生学位证书。这两位和许多其他印裔高科技行业高管都证明了印度移民在美国的创新力量。

但是,请不要因这些知名CEO而认为印度技术专家成功的唯一方法是为美国公司工作。像Tata Consultancy Services (TCS),Infosys和Wipro这样印度土生土长的公司仍然是信息技术行业中的领袖。同时,像Flipkart的Punit Soni和SnapDeal的Kunal Bahl这样的印度企业家也很好地运营着创业公司。

印度的科技发展一直得益于来自国内外的大规模私营部门投资。这些公司的发展需要基础设施的完善,但这些基础设施是数字而非物理的,它们帮助IT公司早在人们开始讨论“云”概念前就向世界发出并接受信息与数据分析。他们的产品都是数字化的,所以不需要运输过程。

大约十年前,一些乐观人士认为印度能够直接跳过制造业和基础设施的发展,建立一个以数字行业为中心的经济。今天来看,即便印度的高科技产业不断发展,最终还是要回归到以完善基础设施,发展制造业为中心的旧模式。

究竟是什么能够决定印度在基础设施与制造业变得更“中国”一些呢?答案肯定不会是像中国那样加大政府投资,因为印度这个国家本身就受到地方补贴预算赤字与有限税收的掣肘。

“印度制造”的倡议十分有前景,因为它不依赖于政府。“印度制造”的提出是为了吸引更多跨国企业在印度投入资金,以使其在外国投资额上超过中国。现在像三星、联想、波音等创新型企业已经公开支持了此倡议,意味着私营部门已经准备好进入印度市场了。

然而,在私营部门对政治环境抱有足够信心前,他们似乎还不打算采取行动。在国际政治领域,印度和中国并没有什么不同。但这并不意味着印度会仿效中国的发展模式。印度可用于发展的“原材料”特别丰富,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更好地利用起来了。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原创内容,未经竺道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竺道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版权联系:inbox@zhuda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