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道

扬帆天竺人物专访: 印度市场目标2500万用户,4Fun的2018年愿景 ——访4Fun创始人兼CEO 刘智伟

image003中国短视频市场的爆炸性增长让世界为之侧目,其上聚集的用户数、资讯数和各种别出心裁的形式让我们看到了引爆用户的主动性将会给一个互联网平台带来些什么。中国这一市场领域的硝烟早已弥漫开来,各类梯队的座次也基本确定。

那么中国的近邻,同样做为人口大国和经济高速发展的印度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类“中国市场”呢?很多先见之明的中国出海企业早就进驻到了印度,开始了新模式的探索之路。

做为国内最早出海印度的短视频平台——4Fun现在在印度发展的怎么样了呢?他们是如何看待印度市场的?其产品和市场策略又是什么?市场中巨头的进入会给他们带来压力么?如何破解?带着一系列的问题竺道主编刘宇独家采访了4Fun创始人兼CEO刘智伟。

让我们看看刘智伟是怎样解读4Fun在印度市场的发展及定位的。

竺道:4Fun如何看待海外市场及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出海?

刘智伟:国内的竞争使得技术和商业模式不断进步,中国互联网公司也逐步具备国际化的视野,出海是一个必然且持续的过程。

对于海外市场,我们更倾向于关注新兴市场,这些市场还处于红利期,更容易获得海量用户群。中国互联网公司无论在技术、产品和运营能力各方面都具备了出海的先决条件,如果能把本地化的工作做扎实,天性务实的中国创业者在海外有很大的机会。

竺道:4Fun怎样评价印度市场?目前印度市场的短视频格局如何?4Fun的产品在印度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刘智伟:印度移动互联网市场非常具有活力,一方面印度25岁以下的人口占了总人口的一半,年轻的用户热衷于社交和视频,另一方面由于运营商竞争导致4G资费极其便宜,每天1G流量的4G套餐只需要99卢比(不足10元人民币),这两方面都直接促进了短视频市场的爆发。

4Fun是国内最早出海印度的短视频平台,已获得1000多万印度用户,目前在GooglePlay印度总榜前80,社交榜前10。

国内互联网巨头均十分看好印度市场,今日头条和快手今年在印度都有推出产品,希望能抓住印度的互联网人口红利。 但印度是一个多宗教、多语言、多阶层的国家,文化非常多元,耕耘这个庞大的市场需要时间各个击破,每一种语言都要从零到一做冷启动,4Fun长期坚持本地化的运营,支持9种本地语言,逐步从内容到社区形成自身的调性和壁垒。

竺道:4Fun的产品是如何在印度本地实现用户价值的?

刘智伟:印度用户很多人没有电脑只有手机,这个市场几乎是从PC互联网时代直接跃入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与国内QQ早期那个年代一样,刚刚接触网络的年轻人,有着非常强烈的社交的诉求。

这一点也体现在内容消费上,现阶段的印度用户不仅喜欢看搞笑的视频段子,美女才艺,而且非常喜欢观看浪漫、爱情、祝福这类可以用以社交的视频。

4Fun用户不仅可以在平台上观看偏娱乐消费型的内容,而且可以获得大量偏情绪表达的本地化内容。对用户而言4Fun不仅是内容消费社区,而且是实用型内容获取工具,以便下载并分享到社交渠道以表达自己获得认同。

竺道:4Fun如何看待印度的人口红利和市场潜力?与中国相比又有着什么样的不同?

刘智伟:我们认为印度市场潜力巨大,拥有13亿人口,人口相对年轻,而且是全球经济发展最快的主要经济体。对于娱乐短视频社区而言,年轻化的用户群体对于内容的生产和消费有着强大的支撑。

和国内不太一样的是,印度是多语言、多阶层的社会,拿语言举例:印度共有1652种语言和方言,其中使用人数超过百万的达33种,宪法规定的联邦官方语言就有18种语言。

印度本土复杂的情况,一方面给社区运营带来极大的难度,另一方面正因为这样的纵深,需要更加专注和长期本地化投入,国内巨头很难用国内的模式完全照搬到印度,才会存在我们这样小团队的发展机会。

竺道:4Fun认为对于公司来说是技术更重要,运营更重要,还是哪方面更重要一些?为什么?

刘智伟:对于短视频类型应用,从技术方面考虑,主要是工具和推荐算法,确实也存在一些门槛,比如:如何提供更便捷的编辑工具;如何提供更清晰的录制效果;如何提供更符合用户口味的滤镜贴纸;如何从热度算法演变成个性推荐算法;如何提高内容分发效率等等。

这些技术性的问题是每一个短视频平台发展过程中必然要解决的,但对应的解决方案也都趋于成熟,对优秀的出海团队而言这些都不是特别大的困难。

更为重要的是,每个国家的目前阶段是不一样的,用户偏好的内容也是在变化和发展的,如何理解他们现阶段偏好的内容,合理引导他们生产和上传,发现并且通过高效的渠道进行内容传播,形成内容生产、消费、传播、再生产的闭环,这个是产品和运营必须优先要解决的问题,在这个基础上配合技术沉淀才能快速发展。

我们认为对内容型的出海公司而言,产品要能保持学习和应变,运营要能接地气和本地化,技术要能支撑快速发展,三者配合至关重要。

竺道:4Fun在出海印度的过程中都遇到过哪些挫折,是如何解决的?

刘智伟:国内团队在出海过程中踩坑是必经的过程,4Fun在印度发展前期也遇到过一些困难,譬如刚开始做社交渠道内容传播的时候,我们把所有的资源和重心放在Facebook渠道,发现传播效果不佳,后来通过持续的学习和调整,发现我们的目标人群在印度WhatsApp渠道的视频内容诉求和传播力量远远超过Facebook。

国内的一些产品和运营模式确实比较先进,但是出海落地的过程中还是需要根据具体市场的实际情况进行调整,本地化需要不断学习和及时应变。

竺道:4Fun在印度是如何激活用户和增加与用户的粘性的?印度的用户和其他国家的用户相比较而言都有哪些不同和相同之处?

刘智伟:现阶段的印度大众用户比较强调实用性,无论是工具还是内容产品,他们对应用要求具备明确的场景和意义。4Fun不仅能满足他们消费型的需求,而且可以提供实用型的内容满足社交需要,譬如印度用户每天早晚都会下载热门的问候型视频用以发给朋友,类似早安、晚安或者节日视频很受欢迎。

相比于其他国家用户,他们更加热衷于观看和分享视频,我们要做的就是在用户自然的使用路径上,提供多语言的支持,内容的有效分隔和投放,同时便于用户分享视频到社交网络上。

竺道:在印度拓展业务,本土化非常重要么?

刘智伟:跟前期出海的工具型产品相比,内容型产品对本地化要求确实比较高,语言和文化是必须跨过去的门槛,4Fun目前支持9种地方语言,对于每种语言需要有对应的内容、标签。

我们一方面通过算法进行有效的区隔投放和分类,另一方面也需要本地化的运营进行精细化的引导。本地化的工作确实需要持续投入和执行,但是我们认为同样也是构建自身壁垒的重要手段。

竺道:4Fun的团队是如何实现良好的跨国沟通和合作的?

刘智伟:良好的沟通应该基于合理的工作分工,有效的发挥国内技术的优势和本地运营的优势,尽可能利用国内相对成熟的运营模式来指导本地化工作。

我们在国内和印度都设有团队,总的来说国内负责技术实现和运营规则制定,印度本地负责运营执行,包括内容审核,时效的活动策划,地方语言的标签管理等等,从指标定义工作安排,保证统一的工作目标。

竺道:2018年,4Fun在印度都有哪些计划和愿景?

刘智伟:4Fun的愿景是为印度大众人群提供记录和分享生活的短视频平台,到目前为止4Fun已获得了1000多万用户,各方面数据都在持续增长,2018年底我们的目标是达到2500万用户,未来可能考虑加入移动直播业务作为变现的一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