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道

印度“断网”成常态 ,七个月内发生95例互联网服务关闭

屏幕快照 2018-08-17 下午5.51.27今年仅印度北部查谟·克什米尔一个邦就有36起网络封禁,西部的拉贾斯坦邦有26起。

上周日,印度拉贾斯坦邦政府中止一些考试账号的互联网服务,称网上发生了“有组织的考试作弊”。这是过去三周该地方政府第三次下令关停网络服务。最近,对于是否应为了限制不实信息流和维护秩序而封禁Facebook和WhatsApp等网站,印度中央政府在寻求行业的回应。而数据显示,各邦政府对下令封杀网络服务感到高兴。

根据印度法律服务机构SFLC汇编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印度已发生95起网络封禁事件,去年全年也不过79例。多个邦都存在这种现象,不过查谟·克什米尔和拉贾斯坦两个邦最为严重。

查谟·克什米尔今年已发生网络服务封禁36起,拉贾斯坦有26起。其他邦之中,北方邦今年有七例,去年全年仅两例。马哈拉什特拉邦今年有五例。今年7月当地少数民族马拉地族团体组织大罢工,为制止这期间网上传播不实信息和谣言,马哈拉什特拉邦中断了新孟买的互联网服务。作为警戒措施,两天后该邦又中止了另一城市奥兰加巴德的网络服务。

累计数据显示,过去七年,印度合计发生互联网服务中断事件233起,其中73%都在过去一年半内出现。另外,印度政府为防止有关考试作弊的谣言流传而封禁上网的次数增加,这也是不容忽视的现象。

今年7月25日,拉贾斯坦邦高等法院要求该邦政府,就一起涉及断网的公共利益诉讼案中提及网络服务中断越来越频繁的问题在三周内作出回应。有时,由于政府的网络禁令,一些固话服务业也无法正常运行。移动互联网服务中止还将导致企业和整个行业业务推迟,陷入困境。

SFLC在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报告中指出,“企业、教育机构、医院甚至政府自身都久而久之广泛依赖互联网。如果不能上网,这些实体发挥日常功能都会严重受到影响。”

报告进一步认为,网络关停违反公民人权,出于网络透明度考虑,应该呼吁进一步质疑这种行为的动机。

目前印度政府主要依据三种不同的法规下达封禁网络的命令。其一是1973年通过的《刑事犯罪程序法》第144条,它允许政府为推行维护公共安宁的临时措施而下达指令。

同时,印度政府也经常援引1855年《电信法》第55(2)条下令干扰互联网服务。按照这一条款,为恢复公共秩序,如果符合公众利益,政府可以下令制止通过通信媒介传播讯息。此外,2017年通告的《电信服务(公共紧急或公共安全)临时中止法规》也给政府封堵上网渠道提供了便利。上述报告指出,尽管这些法规和立法中设有监督条款,以便让公众了解中断互联网服务的性质以及要求,但用户往往还是不知情。

报告称,“考虑到在印度提供互联网服务的电信服务商并未始终在网络中断前发布断网通知,受影响地区的用户经常毫不知情,几乎没有任何时间做出安排,缓解断网造成的影响。”

“印度版大众点评网”mouthshut.com公司首席执行官Faisal Farooqui在接受印度媒体《商业标准报》(Business Standard)采访时表示,频繁断网给个人和企业造成严重的干扰和巨大的损失。中断互联网服务危害家庭的安全,妨害我们进步的国家获得数字经济带来的收益,制造混乱因素。中央政府应该立法禁止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