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道

印度的就业数据都释放了哪些信号

屏幕快照 2018-06-15 下午6.39.08在2019年Lok Sabha选举之前,印度的就业问题争论再次升温。全国民主联盟(NDA)的发言人声称,在过去的几年里,印度经济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就业机会。反对派和一些独立的政府批评者声称,创造就业机会实际上已经停止,过去几年出现了“失业增长”。

一项基于广泛数据来源的Mint分析表明,失业增长的说法被夸大了。然而,在经济中增加薪水或常规工作的速度似乎比5年前创造这些工作的速度要慢得多。

国家样本调查办公室(NSSO)过去两次进行的五年一次的就业调查数据显示,在2004-2005年至2011-2012年间,普通工作岗位每年净增加约250万。

在2011- 2012年至2016年期间,常规工作岗位的净增加速度放缓至大约150万个。因此,在2004-2005年和2011-2012年间,普通工人在劳动力中所占的比例显著上升,但此后仅略有增加。

来自年度工业调查(ASI)和印度经济监测中心(CMIE)整理的企业文件的数据显示,有组织的就业创造也出现了类似的放缓趋势。在2011-2012年之后,企业的就业增长急剧下降,即使是从那时起恢复,但复苏的速度仍低于2011-2012年之前的水平。

更重要的是,在过去的十年里,拥有某种社会保障的普通工人的比例——那些拥有公积金/养老金、小费、医疗/健康保险或生育福利的人——似乎在稳步下降。在2004- 2005年,几乎有一半的普通工人获得了某种形式的社会保障。2011年至2012年,这一比例降至45%,2016年进一步降至38%。

在员工公积金基金组织(EPFO)的大力推动下,在过去的几年里,有PF(公积金)福利的普通员工的比例可能发生了变化。该组织声称拥有6000万账户的活跃用户,根据特赦计划,在2017年上半年增加了1000多万个账户。

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9月至2018年2月,EPFO新增账户超过300万个。虽然这些数字被认为是就业增长的证据,但它们更有可能是工薪阶层中社会保障福利普及率上升的证据。2016年有三分之二的普通工人(约5400万普通工人)无法获得PF的福利,但他们中的一小部分现在很可能已经获得了这样的福利。印度的政策制定者最好不要把这些影响与各种来源显示的就业增长放缓的信号混为一谈。

五年一次的NSSO调查数据显示,2004 -2005年受过教育的、有地位的家庭在正规工作岗位中的比例相对较低,2011 -2012年则进一步下降。缺乏足够的正规工作可能是印度农村教育受挫的原因之一。印度政府在马哈拉施特拉邦和哈里亚纳邦等各省邦提出要求,规定工作配额需符合实际情况。

总而言之,不同的信息来源还未显示印度农村或国内就业情况的好转,但对该问题关注度的不断上升对印度民众来说仍是一件好事。

本文部分内容来自于livem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