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道

印度的“天使税”让初创公司陷入困境

屏幕快照 2018-04-02 下午6.23.22去年12月,印度SreejithMoolayil的健康食品初创公司True Elements遭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他们虽然在2015年1月筹集到了约15.5万美元的资金,但却收到了6.15万美元的税单。

这家总部位于浦那的初创公司并不是唯一一家被印度政府征收所谓“天使税”的公司,很多企业都遭遇到了这样的问题。

目前,印度的初创企业都在抗议,因为该国税务部门对这些公司在种子轮融资中筹集到的实际资金与印度认为的“公平市场价值”之间的差额要征收30%的所得税。

据印度所得税部门称,按所拥有资产的账面价值计算,True Element的公平市场价值仅为1500美元。这意味着其公平市场价值与其根据折现现金流量估值筹集的金额之差约为15.3万美元。而这6.15万美元的税收中还包括对逾期付款的惩罚性处罚。

Moolayil说,他已经对税务部门进行了15次以上的情况说明来为自己的案件辩护,但依然没有结果。他说:“我们一直试图给税务部门解释,为什么贴现现金流估值对像我们这样的公司来说是合理的,而不是去用账面净值法去计算。”
贴现现金流量估值可预测未来现金流量,并使用资本成本对其进行贴现,以估计其现值。

Moolayil说:“尽管我们的初创公司达到了投资所要求的预期收入,但评估官员并不信服这一说法。”Moolayil已经花费了2300多美元为自己的案子辩护,现在他正在上诉。

印度是世界上税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该国的税收制度一直受到行业组织的抨击。这促使一些知名创业公司将其控股的公司转移到新加坡等税率较低的国家去。

What’s Extra India的创始人Nikunj Bubna将公平市场价值的概念描述为模糊和毫无意义。“当你拥有合法的(贴现现金流)证书时,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呢?”Bubna非常不解的说,他的初创公司是帮助零售连锁店开展忠诚度计划的。

印度企业家,像那些使用班加罗尔合作空间的企业家一样,很多人都说“天使税”阻碍了公司的筹资行为。

“当没有任何可见的现金流,业务模式是新的或尚未出现概念证明时,谁来判定一家初创公司的市场价值呢?”他说。

2012年,政府对“所得税法”进行了修订,将这一估值差异视为应缴纳30%税款的收入。有关部门有权向修订后成立的初创企业征税,这些部门以及一些企业家表示,最近一些新公司的极高估值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一位负责处理天使税务案件、不愿透露姓名的税务官员表示:“贴现现金流方法是需要质疑的。因为许多初创公司的现金流预测都非常高,但我们怎么能仅凭这些说法就相信他们呢?

事实上,根据这项税收修正案,创业公司还必须能够证明他们筹集的资金不是被洗过的钱,或者他们也可以对政府为财富而开设的账户征收所得税。

根据全美软件和服务公司协会的数据,在2017年上半年,“天使税”导致种子资金的投入减少了53%。新闻集团(News Corp.)数据研究部门VCC Edge报告称,2017年上半年,早期交易的总数量已经下降至217宗,而去年同期为368宗。

业内人士说,40至50家初创公司受到了税务审查,甚至是那些已经倒闭的公司,税务部门也没有放过。

总部位于班加罗尔的Clonect Solutions的天使投资人V Balakrishnan说:“这些初创公司是年轻企业家经营的年轻公司,如果你不加理由地让他们遭受这样的骚扰,就会向大众的创新、创业发出错误的信号。”Clonect也受到了税收法案的影响,但Balakrishnan说该公司能够说服税务机关撤销它。

Moolayil今年1月在网上发起了一项请愿,要求政府废除该税法。最近有新闻报道称,政府计划收回该税法,但业内人士则表示,这一消息目前还没有得到任何证实。

一些已经倒闭的公司也无法逃脱税务部门的控制。去年12月,一家开发可穿戴技术设备的总部位于印度的初创企业NexGear的联合创始人Rahul Vats就表示,他的公司接到了“不当”估值的通知。目前该公司已对该订单提出上诉。

“我们公司已经倒闭了。我们的应用还在iOS商店,但仅此而已。只是还没有解散公司,但目前没有员工,也几乎没有费用。”Vats说。

天使投资人Sharad Sharma是智库印度软件产品行业圆桌会议的联合创始人,他建议政府应该使用数据分析来发掘欺诈行为,而不是不必要地骚扰初创公司。

目前,IT咨询公司Infosys前首席财务官Balakrishnan表示,政府已经意识到,“监管方面存在脱节,他们正在认真考虑。”他相信当局很快就会解决这个问题。

本文部分内容来自于Asian R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