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道

印度的就业困境

屏幕快照 2018-03-19 下午8.01.13尽管印度是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之一,而且预计在莫迪政府任期内GDP平均增长率将超过7%,但印度是否能够创造足够的就业机会一直存在着巨大的争议。

人们普遍认为,鉴于印度的人口增长率和人口概况,该国每年需要创造大约1200万至1400万个就业机会。

还有数据表明,在过去,即使在2000-2007年快速增长的几年中,印度每年创造的就业机会数量也远远低于增长率。换句话说,尽管印度经济增长迅速,但即使在这些年里也没有创造出相应的就业机会。

尽管许多经济学家和分析师(甚至一些劳工部数据)指出,在莫迪政府执政的前三年半时间里,创造的就业机会极低,但也有少数人持相反观点。政府发言人强调,问题不在于印度有没有创造足够的就业机会,而在于我们没有关于创造就业机会的可靠数据,目前的这些数据是近期的。

另一个理由则是,在印度,很多人都是自营职业者或小企业家,因此没有在评估中被计算在内。

NiTi Aayog的任务是推荐一种强有力的方法,以最小的滞后性衡量创造就业机会的情况,以便政府将其用于决策和讨论。

反过来,Niti Aayog也提出了一系列建议,包括年度家庭就业调查,定期企业调查以及使用其他数据库,如雇员公积金(EPF)数据和雇员国家保险公司(ESIC)数据等。

事实上,印度国家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索韦亚·坎蒂·戈什和班加罗尔IIM大学教授普拉克·戈什这两位经济学家利用出口加工组织的数据得出结论,认为创造的正式就业机会比先前估计的要多的多。

关于就业问题的争论主要集中在需要创造的工作岗位的绝对数量上。即使是政府的国防部门也基本上把统计重点放在自营职业者身上。

问题在于,就业讨论(以及政策回应)不能与收入讨论分开。最近,当《经济学人》出版了一篇关于印度中产阶级缺失的封面文章时,出现了一些反对意见。

这份报纸上的文章估计,如果全国应用经济研究委员会(NCAER)取消25万卢比的年收入(按市场价计算每天大约10美元)门槛的话,那么将会有7800万印度人进入中产阶级。

Niti Aayog的首席执行官amita Kant则反驳了《经济学人》的估算。他跟其他几位经济学家在一篇文章中指出,中产阶级的下层中产阶级应该每天的收入在2-4美元之间。中等收入人群的收入区间为4-6美元,而上中段的收入为每天6-10美元。

第二种计算方法的问题是,它对一个雄心勃勃想成为经济超级大国的国家和每年有大批量有抱负的青年劳动力大军来说,这一门槛都设置的太低了。一个家庭每天2美元的收入刚好低于国家最低工资标准,每月都不到5000卢比。

设定一个目标,创造足够多的工作岗位,但让人们处于以上条件定义的下层中产阶级的话,这将扭曲政策的导向。

目前大家争论的焦点主要集中在政府对经济刺激和增加基础设施投入创造就业的反应上。但是,增加基础设施的支出,虽然从长远来看是好的,但在很大程度上则是直接创造了低水平的就业机会。

政府需要开始就如何创造更多的白领工作展开讨论,这些工作的薪水要高于中产阶级的NCAER定义(每天10美元),而不是如何创造更多的工作岗位,即使薪水很低(尽管这也是必要的)。

将收入部分加入到就业讨论中,也将改变政策走向,并将政府的注意力更好地集中在制造业和服务业政策上,而这些政策实际上会鼓励大规模创造收入更高的工作岗位。

在过去,当工作机会在IT、ITES、电信和零售行业中被创造出来的时候,这些都是偶然发生的。但现在如果政府开始认真考虑这个问题时,那就需要认真的设计、规划才能实现目标。

本文部分内容来自于Busines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