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道

分析印度中产阶级发展现状不可以偏概全

摘要:最近,《经济学人》发表了一份分析印度中产阶级的详细简报,任何看好印度消费市场的公司看到后也许会大失所望,因为他们面临的现实似乎是印度出现了“市场疲软”,而且市场的增长前景并不乐观。但事实果真如此么?

 

屏幕快照 2018-01-25 下午7.04.47

最近,《经济学人》发表了一份分析印度中产阶级的详细简报,任何看好印度消费市场的公司看到后也许会大失所望,因为他们面临的现实似乎是印度出现了“市场疲软”,而且市场的增长前景并不乐观。但事实果真如此么?

印度的消费经济不可否认的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和挑战。但此报告仅仅做了部分选择性的分析就得出结论,恐怕有失偏颇,应该全面的进行分析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此报告的关联部分仅侧重于印度的消费经济分析,并没有涉及到印度在基础设施发展(道路、港口、机场、城市等)方面发展的前景。旅游、物流和许多其他部门带来的增长已经创造出就业机会、大量财富并支持中产阶级快速增长。

让我们逐一找出此文章存在问题的地方。首先,《经济学人》发表的文章在分析中采用了国家应用经济研究理事会(NCAER )提供的中产阶级定义(即每天10美元)。然而,可以说,中产阶级的收入应该相对于国家贫困线来进行划分。

根据经济学家桑德哈亚·克里希南和尼拉杰·哈特卡尔(“印度新中产阶级的崛起及其不断变化的结构”——《经济与政治周刊》,2017年)的说法,NCAER和其他人使用的定义意味着,印度的中产阶级收入标准不仅远远超过印度的贫困线,而且已经远远超过发达国家的贫困线。

Krishnan和Hatekar对中产阶级规模的估计则显示了完全不同的情况。按1993年购买力平价计算,他们把一个家庭归类为中产阶级的范围是2-10美元。查看了国家抽样调查( NSS )消费者支出调查(CES )数据后,他们发现印度的中产阶级人数及消费水平在2004年-2005年和2011-2012年间出现了大幅的增长。

根据他们的估计,印度的新中产阶级的人数规模从2004年-2005年的3.042亿增至2011年-2012年的6.043亿。由此可以认为,根据中产阶级的传统定义,下层中产阶级没有那么多资金花费在商品和服务上,但尽管如此,中层中产阶级和上层中产阶级的印度人仍有1.58亿人,这一数字是经济学家统计7800万人的两倍。

展望未来,即使有一半的下层中产阶级向中上收入阶层过渡,我们也可以看到一个大约有3.5亿印度人的中产阶级市场。

第二,虽然我们知道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是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但程度远不如《经济学人》所表述的那样。这些估值过于夸张的主因是其统计的方法有误造成的。我们还需要认识到,不平等不仅是印度特有的,它是全世界都面临的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另一方面,应当认识到,印度的人均收入正在大幅增长,已经使数百万人摆脱了贫困。

《经济学人》该次统计内容的作者声称,由于缺乏与中国相当的创造就业的机会,印度的消费支出将不会发生变化,这似乎过于悲观了。例如,瑞士信贷( Credit Suisse )2017年新兴市场消费者调查(衡量消费者信心)已经将印度置于其记分卡的首位。调查还发现,印度的消费观已经从购买非品牌商品逐步发展到开始购买品牌商品,这再次表明了印度中产阶级消费模式的转变。

为了说明印度和中国之间巨大的经济差距,文章甚至比较了两国境内的星巴克(Starbucks)的门店数量和家庭拥有的汽车数量。虽然我们并不否认印度与中国之间存在经济差距,但应该拿现在的印度与中国10-15年前的情况相比较,而不是将今天的印度与今天的中国进行比较。

举例来说,让我们看看汽车市场。中国的家庭现在拥有的汽车比印度多,这可能是事实;然而,我们需要考虑印度乘用车市场的增长速度以及在全球市场中的份额是如何演变的。2017年,印度超过德国,成为世界第四大汽车市场,预计到2020年将取代日本,这一发展速度是十分惊人的。

这一消费经济现状的另一个很有代表性的市场是移动电话市场。市场分析公司Canalys发布的一份报告描绘了一幅与《经济学人》作者的说法完全不同的画面。根据2017年10月发布的报告,印度智能手机销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市场。

而《经济学人》的作者仅仅专注于iPhone在印度的销售量,没有将三星、小米、Vivo、Oppo和联想等其他国际品牌考虑在内。这些品牌在印度的手机销量占总销量的75%(根据Canalys的报告)。此外,印度的增长正值智能手机出货量增长放缓、全球互联网增长趋于平缓之际(2017年互联网趋势报告)。

与此相关的是,简报对印度的“廉价数据”是“流媒体服务的机会”发表了简短评论。也许应该在此阐明这一机会将产生的巨大规模。根据2017年互联网趋势报告,截至2017年3月,印度人每月消耗的无线数据总量为13亿千兆字节,同比增长9倍。印度的大部分网络流量来自移动电话。

简报还列举了许多在印度投资的国际企业集团的例子。它特别指出,荷兰联合利华的子公司印度斯坦联合利华(HUL )自2012年以来,销售额几乎没有增长。但其实只有按照HUL 2016-2017年度报告,以公司的“功能货币”(或主要经济环境的货币)来衡量销售是否增长才是公平的。从这个角度来看,销售是有明显增长的。

自2011-2012年度以来,印度人收入的年增长率约为8.2%。按美元计算,“几乎没有销售增长”的部分原因可能是美元自2012年以来持续升值。2012年3月31日,美元汇率为50.9卢比,2017年3月31日升值至64.8卢比,复合年增长率为5.0%。还应指出,在这五年中,美元对世界大多数货币升值。

此外,联合利华( Unilever )的首席执行官在2016年全年业绩公告中将印度和巴西视为最大的两个市场。最后,显示中产阶级消费强劲增长的另一个晴雨表是民用航空业的演变。

虽然《经济学人》指出了印度民航业出现了强劲增长,但它是通过将印度民航业的规模与欧洲航空公司进行比较后得出的结论,降低了人们对这种增长的关注度。文章的作者再次未能认识到印度与欧洲发展阶段的差异性,这显然是不妥的。

关于阻碍增长的因素方面,印度的低城市化率被认为是其中一个因素。这个论点似乎有两方面的问题。首先,它低估了印度农村消费的重要性(根据Assocham的数据,到2025年印度农村消费的复合年增长率预计为14.6%)。其次,作者可能会阐明得出低城市化率结论所使用的方法。

印度城市系统年度调查提到,根据全国抽样调查办公室对城市居住区的定义,“人口普查城镇”的数量在2001年至2011年期间增加了186%。虽然城市的法定定义可以表明印度的城市化程度为26%,但人口普查的定义将表明印度的城市化程度为31%,如果按照墨西哥的定义可能意味着印度的城市化程度达到了惊人的65%.

总之,对印度中产阶级的全面分析对于关注甚至投资印度消费经济的跨国公司来说确实非常重要。上述领域确实存在挑战,但在分析像印度这样复杂的经济体时,单一思路和思维方式的分析有可能导致结论的片面性。在全面分析了印度的消费模式及消费者偏好后,你才会真正发现,印度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之一。

本文部分内容来自于livem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