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道

印度市场:广告移动程序化购买需求强烈; Newsdog有望雄霸;共享单车潜力巨大 ——专访Avazu创始人&CEO石一

摘要:竺道有幸在2017年即将结束的时候采访到了石总,让我们听听这位具有全球化视野的青年企业家对公司出海、中国模式、印度互联网广告市场及程序化购买、海外游戏市场及共享单车海外发展等问题的一些真知灼见。

image005Avazu艾维邑动是一家来自德国的技术型全案互联网广告公司,于2009年成立于德国,同年在上海设立总部。作为网络广告中的整合营销类公司,Avazu提供:SEM搜索引擎营销、Media Buying媒体购买以及网络公关等业务,是全球领先移动程序化广告平台。在亚洲率先提出了全球领先基于Ad Exchange模式基础的线上媒介购买投放平台(DSP)构想,推动了全球数字广告创新,引领了新型媒介购买理念。

公司创始人石一曾就读于欧洲名校Johann Wolfgang Goethe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精通中、德、英等多国语言,致力于SEO、SEM、Social Media Marketing、Media Buying等领域近十年。2014年,石一入选《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名单;2015年,Avazu全球广告业务整体注入大连科冕木业股份有限公司(证券代码002354),总估值20.8亿人民币。创造了当时中国互联网广告界A股资本化的最大交易。

作为一家全球化的公司,石一对海外市场,尤其是印度市场格外的关注。石一深刻认识到“中国模式”在海外市场的推进中能够发挥巨大的作用,同时在多年的海外市场的征战中,印度市场正以它前所未有的重要性和潜在的巨大需求吸引着包括石一在内的越来越多的中国出海企业家的关注!

竺道有幸在2017年即将结束的时候采访到了石总,让我们听听这位具有全球化视野的青年企业家对公司出海、中国模式、印度互联网广告市场及程序化购买、海外游戏市场及共享单车海外发展等问题的一些真知灼见。

竺道:石总很早就开始关注海外市场的生意,如今“大航海时代”真的开启了,尤其在中国,众多的互联网企业、资本开始将目光聚焦在了海外市场。请您谈谈您对企业、资本“出海”的一些看法。

石一:我觉得现在大部分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在考虑出海的问题上想的还是比较浅显的。为什么我说比较浅呢?现在很多中国的出海公司,主要还是停留在“空军”的层面。比如说做一些工具类的产品和服务,看到的主要集中在由于国内跟国外商业模式认知上的信息不对称而产生的机会上。大家把这些产品、商业模式迅速复制到海外去,然后也不会做很深的落地,在海外市场把钱赚完之后就撤退了,很多企业现在基本就是这个思路。相当于你做工具,把用户洗完了,广告变现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没有什么沉淀。

我认为要真的做好海外市场,还是需要下沉下去。我们企业今年也一直在反思这个问题,正在研究怎样可以将市场做的更深、更透。因为只有当你不断“下探”的时候,你才会发现很多新的机会。

竺道:您如何看待移动程序化购买对海外市场的影响?

石一:在世界上最大的几个程序化交易市场中,广告费将从公开交易市场向私有交易市场转移。私有交易市场正日益活跃,因为它不仅减少了广告上的欺诈而且给广告商和广告位更多的双向选择机会。对于市场营销来说,程序化广告购买就像一辆无人驾驶的汽车,它们根据市场变化更快速地作出反应,机器学习技术不会取代营销者,而是会弥补人力缺陷。

竺道:Avazu目前服务品牌广告主的策略是什么?面向全球移动端市场的广告投放平台目前的运转情况及优势有哪些?

石一:Avazu作为程序化广告的先行者致力于为广告商提供一站式效果营销解决方案(按效果付费),也为开发者和发布商提供完善的变现产品。经过9年全球化数字广告领域的丰富经验积累,Avazu广告平台每天能够处理200亿次以上展示曝光,并且有能力通过自有的预测引擎来计算每秒100万次以上展示曝光(QPS)的价值。旗下包括Avazu APX、Avazu aNative和Avazu DSP三大业务。Avazu目前在香港、柏林、阿姆斯特丹、洛杉矶、班加罗尔、多伦多、布宜诺斯艾利斯设立办公室,全球市场战略布局仍在持续。

另外,Avazu在精准定位与大数据算法等方面有着独有的竞争优势,一直力求整合媒体优质资源,连接媒体和广告主,针对目标客户以合理的价格帮助全球的广告主实时购买广告库存以达到有效有量的媒体覆盖率,最大限度利用自身广告平台的资源。为实现广告营收最大化,实现流畅的广告交互体验,最大程度为目标客户高精准的曝光广告。

竺道:您怎么看目前全球市场格局下广告公司之间的并购?

石一:用一句老话:机遇与风险并存。面对全球广告公司资本并购中存在的风险,一方面需要广告公司从公司发展的战略高度制定资本并购战略,另一方面需要广告企业探索资本并购整合的模式,实现双方之间并购效益的最大化。

最近一年,我们的对公司下一步的经营策略也在进行调整。真正做得好的公司,从历史上来看,除了把市场占下来,还要把市场好好经营下去。就像以前蒙古人打仗,他打赢一块地方,掠夺完就直接撤了再打下一个地方,搞到后面盘子是很大,但是很脆弱。当然,我们现在不需要打仗了。但每一次并购都是一个新盘子,我们在反思,怎样去扎根下来,把这块地方通过更深入、更多元、更适合本地的商业模式去探索更多可能。

 

竺道:您创立了一家专门向全球市场输出“中国模式”的公司。是什么让您做出了这样的决策?您又是怎么看待“中国模式”的优势和劣势的?

石一:我是2009年大学念了一半退的学,回到国内创业,做了我第一家公司——Avazu全球广告平台。

当时觉得回国创业机会很好,如果继续念书念下去,机会成本很大,所以还不如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就直接辍学了。

我们现在说的出海是中国公司做海外市场,主要的团队在中国,但是中国公司做海外市场时,你跟海外公司比有哪些优势?我认为有下面几个优势:

第一,供应链优势。中国是世界工厂,所以供应链肯定是有优势的。如果你做外贸电商,卖的是中国生产的商品,你可以在中国拿到更便宜的东西,比如说你卖充电宝,你卖手机壳,你卖很多小商品,中国还是有优势的,这是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供应链优势。

第二,人才优势。中国有很多懂产品、懂技术的互联网人才,而且是很多优秀的在行业里历练过的人,所以有一定的人才优势,跟东南亚比、跟印度比、跟欧洲比,肯定是有人才优势的。跟美国比,美国也有很多人才,但是美国人才的成本比中国高。

第三,资本优势。从过去十五年来看,真正哪些市场钱最多,第一是美国,第二肯定是中国,第三可能是印度这样的新兴市场,所以中国是有资本优势的。你在中国融钱,比其他国家更轻松。换言之,作为中国公司你可以战略性亏损更久,其他国家很多公司不行。

模式优势。比如说我们在中国看到今日头条做起来了,它的这个模式是在中国被验证过的,这个模式在美国以及其他地方还没有,那我们把这个模式复制到海外或许行得通。这个打法在一定程度上会缩短你的学习曲线,你不需要交很多学费。在中国你看到,哪些公司死了,那这个模式可能不行,哪些公司起来了,那就说明这个产品或服务是有刚需的。虽然只是中国人喜欢用这些产品或服务,但比如东南亚很多人的习惯跟中国人也很类似。

我们在选择模式的时候会看占这四个优势里面哪几个,你占得越多,说明更Make Sense。因为中国出海的公司相对本地公司也有自己的劣势:第一,你相比本地企业在本地化上肯定没有别人做的好,大部分中国人英语都不太熟练的,怎么去本地化?国际化团队就要有国际化的能力,美国公司都是讲英文的,但是大部分中国企业语言上是首要障碍,文化上也有障碍。第二,因为你语言文化不行,导致当地很多资源和关系你是没有的。在海外做业务也是看人脉的,人家也是有圈子的。比如说做海外共享单车,要做政府关系,每个国家都要单独做政府关系,这个东西是需要当地人脉的。

竺道:您怎么看目前印度的移动程序化购买市场?

石一:在印度,超过75%的消费者喜欢个性化广告,这表明营销人员提供定制和引人入胜的数字体验的巨大潜力。63%的印度消费者对品牌使用个人数据定制网站内容、电子邮件和广告感到满意。这些都从侧面说明,印度消费者想要个性化,移动越来越成为他们的首选,营销人员需要更多的技术来满足消费者对个性化的需求,广告程序化也是广告业未来的趋势之一,预计2017年广告程序化支出将有所增长。就程序化购买的形式而言,移动设备是印度消费者收看视频内容的重要平台,占日常视频收看时间的34%。

竺道:谈谈您对印度互联网广告市场的看法?Avazu在印度市场目前处于什么样的位置,发展前景又是怎样的?

石一:印度的广告市场面目前正处于数字消费热潮中,移动端视频广告支出增加极大促进了印度在线广告行业的发展。根据预测,至2017年,印度全国的在线广告行业总投资超过十亿美元。

作为全球知名的移动程序化广告平台,Avazu早在2010年就看准印度潜在的巨大市场并进行战略性的布局,经过多年深耕,Avazu以“印度排名前十的移动营销公司”享誉当地,为大量进军印度市场的中国企业提供世界一流的服务。

竺道:谈谈您投资过的Newsdog,它目前的发展与您当年投资的预期一致么?您怎么看目前印度的新闻聚合应用市场的发展?

石一:我认为Newsdog是目前印度市场上最有潜力并且最有可能在印度重现中国今日头条当年发展趋势的信息流公司。如果我们拿第三方数据来看(Nielsen、Appannie等),看Reach的话,在整个印度市场Newsdog已经排名第二(第一是UC),而从Time Spent和Session来看Newsdog早已是第一,而且差距是第二、第三名的好多倍。特别是使用频次和时长可以看出算法和社区培养对效率的提升可能是指数式的。

竺道:公司目前面向海外市场的游戏研发公司的业务开展情况如何?游戏产业和海外市场这两个最热的投资关键词您如何看待,又是如何结合发力的?

石一:公司目前面向海外的游戏研发公司Teebik是集全球发行、产品研发、IP授权及游戏孵化器为一体的综合类游戏平台。Teebik专注海外移动游戏发行及运营领域,为国内外优质手游研发商提供专业化的运营平台及定制级的发行服务。通过丰富的经验,前瞻性的眼光,以及面向国际的定位,不断得为合作伙伴创造更高的价值。

中国的游戏行业已经极为成熟,然而除此之外,海外各地的游戏市场也在快速增长中。在全球范围内,具有高人口基数或高人均GDP的国家及地区也成为中国游戏厂商的掘金地。中东、非洲及印度等新兴市场,逐渐在全球化的浪潮中被挖掘出更大的价值与增长空间,有不少中国公司选择到这些区域试水。而韩国和东南亚等地因为与中国文化习俗相近,也成为大部分中国游戏公司出海首选之地。

竺道:您怎么看共享单车在海外的发展?印度市场接连迎来OFO和摩拜单车的进驻,您怎么看它们将来的发展?

石一:自带环保光环的共享单车在谋求“出海”时亦有优势。但想要基于时间和空间的精准投放,协同各地政府建立高效、智能的调度体系和管理方式,将投放、骑行与停放的规则细化到适应具体的每个国家、每座城市并不容易。

譬如欧洲、日本这种紧凑型市场比较适合共享单车,但日本的大城市公交系统非常发达。单车骑行更像是一种环保、健身的潮流,可能不需要那么多单车。因此,鉴于不同国家的地理、文化、国情、人口等差异,进行不同运营理念的市场建设,在缓解交通压力、绿色出行与保障市容整洁的两难抉择中找寻一个平衡点,对共享单车的未来发展来说,是重中之重。

纵观印度的共享单车市场,印度多数大城市的地铁建设停留在非常低的阶段。全国8大城市中,德里NCR、孟买、加尔各答、清奈、海德拉巴、班加罗尔、阿姆达巴、浦那。除了德里建立了初步完善的6条线路组成的地铁网络外,其他城市的地铁建设都停留在1-2条线路的状态亦或一条都没有。在这样的情况下,使用共享单车完全没法起到配套的作用,你能想象用共享单车骑个10公里的景象么。

另一方面,与中国四个季节相比,印度的一年中3-5月是雨季,降雨量惊人,以印度第二大城市孟买为例,由于落后的基础设施,孟买许多地方雨季汽车通过时候还要加起隔板,孟买街头可撑船那不是笑话。除了雨季之外,印度大多数地方6-8个月中还有3个月温度35-45度左右的夏季。许多地区太阳落山以后温度仍旧高达37-38度,这也是这里食物咖喱横行的原因。这里是绝对没有夏风习习的骑车快感的。事实上,不仅仅自行车,印度人不爱锻炼跑步和高温也有关系,很少有人会在高温天气出来跑步。

最后,与中国不同的是,印度没有机动车道和非机动车道,三轮“突突车”装上3个人,照样可以开上汽车道,灵活的身手让“突突车”在高峰期间轻松突围。中国的三轮车是在市区基本都被禁止了的,印度却是畅通无阻。

但尽管如此,印度仍具有十分巨大的潜力,印度有13亿人口,新德里地铁网络较为完全,人均GDP接近8000美元,相比其它国家市场空间,都有着巨大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