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道

一加CEO刘作虎:现在的所谓智能手机都不够智能,未来APP会消失

摘要:最近,一加5手机在印度刷屏啦,多个闪购现场有顾客排起长龙,这种现象在印度可不多见。

image003一加CEO刘作虎

最近,一加5手机在印度刷屏啦,多个闪购现场有顾客排起长龙,这种现象在印度可不多见。事实上,根据一加公布的数据,印度已经超过美国和德国成为一加最大的海外市场。(详情见竺道往期报道《玩转欧美市场后来到印度,一加手机要做来自中国的苹果》。)在去年同一季度,一加手机的印度高端手机市场份额就占18.7%,排名仅次于三星。

image001

一加5孟买闪购现场,来自一加印度官方视频

于是,印度财经媒体Business Today对一加CEO刘作虎进行了一次采访。我们可以看见,刘作虎在访谈中对产品计划、市场愿景做出了一些回应。

petelau_big_1

一加CEO刘作虎

(Business Today和刘作虎在以下对话中简称B和刘。)

B:一加是一个完全独立于Oppo的品牌吗?

刘:现在,我们是一家完全独立的公司。很简单,如果一加不能成功,这个团队将会消失。

B:为何一定要采用Oxygen OS 系统?而不采用安卓系统呢?

刘:原始的安卓系统有着非常好的框架,但我们觉得在体验和服务方面,它还有许多需要改进的余地。

即使谷歌,也是提供原始版本作为参考。

目前为止,非专业人士可能很难看出原始版本和Oxygen OS之间的区别,但是专业者能发现许多细节上的不同之处。

B:你认为手机行业正在以什么方式演变?你对未来的手机有什么看法?

刘:在未来,手机会更智能。虽然现在这些手机被称为“智能手机”,但它们还没有足够智能化。

今天,如果我们需要找到一个餐厅,我们必须下载APP。但也许在未来,APP的概念将会模糊和消褪。未来,我们不再需要APP。智能手机的最终目标,是让用户不用通过APP或语音等载体,就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也会出现其他的媒介。

B:你如何考虑新版一加手机的客户需求?比如乔布斯会说“消费者并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你认为,是消费者更了解需求,还是你更了解?

刘:一加有一个庞大的全球社区来提供大量的反馈和建议。

我也同意乔布斯所说的话。很多用户说他们想要什么,但那只是很表面的。在表面之下,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当我们推出一加3的时候,很多用户说他们希望新手机能够增加电池,并将手机增厚,但是我深以为,如果手机真的增厚了,人们便不会那么喜欢它了。

所以,即使知道他们希望手机能有一个更好的电池时,我们也不会将手机增厚。如果我们那样做了,公司很快就会死。

B:手机的进化一直是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将来,手机会成为一个办公室或者一个企业工具吗?

刘:移动设备完全取代当前产品的可能性并不高,尽管很多情况下它可以。将来,会出现移动化的办公室、家……所有东西都会在手机和电脑之间无缝连接。

B:你还在Oppo的时候,已经创建了非常成功的手机品牌。又是什么原因让你创办了一家完全独立的公司呢?

刘:我们观察到很多年轻人会在网上看新产品的测评,并相信这些测评。他们深信他们所看见的。他们会在没有体验过一款手机的情况下在线购买它。

基于很多类似的事,我们认为我们能够围绕这个现象建立一个新的品牌——一个可以满足顾客需求的在线品牌。

我们的愿景是共享世界优质技术,而通过这个在线模型我们可以和我们的顾客分享最新的优质技术。

B:在电动汽车行业,电池技术限制了其增长。那么,电池技术对手机的影响又有多大呢?

刘:电池一直以来都在限制手机的发展。多年来,电池的发展一直很缓慢,如果电池的强度可以提高五到十倍,那么未来手机外形和电池寿命将完全改变。

B:在你看来,中国市场和印度市场有什么样的差异?

刘:两者在市场结构、用户群体上都有很多相似之处。但也会有一些不同。

一加最初进入印度市场时,我们发现印度顾客更喜欢分享和表达他们的感受。因此,在一加全球市场中,印度的一加用户在社交网络上最为活跃。

我告诉我的团队,我们必须热爱印度,如果我们想要发展印度市场的话。在来这里几次之后,我爱上了这个国家。

image005

一加印度官网显示了一加在印度的体验中心分布点

B:为什么没有一加4手机?一加4遇到了什么问题?

刘:没什么大问题。当我与我的国际团队讨论时,他们说“5”是他们喜欢的数字,就像一加3t一样。另外,许多中国顾客不喜欢“4”,因为它的发音接近“死”。

B:你启动一加1的时候,你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刘:那时,我们发现大多数品牌在硬件方面做得不好。于是我们充分利用了这一点,然后成功了。我们知道顾客的痛苦之处就是硬件不好。

B:制造手机时,你如何决定优先处理的问题——在哪些部分妥协?哪些部分坚持?

刘:对我来说,优先考虑的是给顾客留下非常好的用户体验。

设计是第一位的,它必须很漂亮。当手机在人们手里时,我们必须让手机给人们留下好的感受。然后是相机,因为用户会常常使用到相机。

我只想要用户在使用一加手机时感到舒服。当使用手机或者打开App时,运行很慢的话,那种感觉真是蛮糟糕的。

在我们制作产品期间,我每天都会测试手机是否流畅、是否给我一个舒适的感受。实现这种流畅是非常难的。所以可以说,我们优先考虑的既有硬件也有软件。

B:在PC时代,有10年时间里硬件每一年都在改进,直到硬件发展放缓前夕。在手机行业,你觉得也有这样的情况吗?

刘:升级换代是有的,但很难预测是否会慢下来。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在接下来的5到10年里会发生什么。

但是对我们来说,目标始终是推出旗舰安卓手机。在内存和RAM(随机存取存储器)方面,我们至少领先行业内其它品牌一年;在印度,也许两年。我们目前有8GB RAM,但在印度,还很少有品牌达到6GB。

B:就软件而言,你具体在改进什么?

刘:基本体验会是优先改进的事项。

在增加功能方面,我们会非常谨慎。因为人们平时常用的App并不是很多。几年前,一个朋友买了一个iPhone,而甚至一年之后他的首页面还是一样的。我在中国的软件方面看到一个趋势,过去,品牌们会在手机上增加功能,吸引顾客,说他们有很多新东西。现在,他们正在减少手机上的新功能。

所以,Oxygen OS的目标是力求简单、高效和可信。我们打算为用户日常使用App时提供更好的体验。

B:与苹果手机相比,对安卓手机的批评之一是滞后效应。为什么它还没有得到解决呢?

刘:这与安卓系统的开放性有关。它是一个App开发者可以访问的开放平台,于是会有这样的问题。也就是说,一加3是安卓手机里面最流畅的。

本文部分内容来自Busines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