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道

印度财长Arun Jaitley:税收改革的目的是要营造更好的投资环境

摘要: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印度终于意识到,国内资本对国家的发展虽然非常重要,但不够充足。所以,我们急需增加投资。只有投资才能增强我们的经济活动,才能带来更多工作机会,更大的收益,更多基础设施的建设。

 

jaitley
Arun Jaitley,印度财政部长

以下内容由竺道独家编译自Arun Jaitley部长先生在公开场合的讲话全文

 
我一直觉得1991年对印度来说是极为关键的一年。在1991年发生的事情,其实早该出现。如果我们更早一点摈弃呼口号式的政治举措,更早踏上1991年开始我们采取的路线,我们国家的现状将会好得多。不过,虽然如此,1991年仍是一个决定性的开端,从那一年开始,印度解除对民众主动性的限制。

这些年来,我们国家仅仅保持了合理的增长速度,我们的决策过程的公信力似乎也在下降。印度的增长速度正在开始变慢,通货膨胀开始抬头,犹豫不决让我们失去了太多。

中央政府权力和削减和外部权力的增强是一个失败的实验。集中分配现有的资源而非把资源集中于生产力提高的部门,这个方案也陷入泥潭。而我们的税收政策被认为是极端有侵略性,对投资不利。但是在2014年,我们看到了巨大的改变。

莫迪上任之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经济决策划归行政部门,强有力的政府和决策主体给市场带来了信心。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印度终于意识到,国内资本对国家的发展虽然非常重要,但不够充足。所以,我们急需增加投资。只有投资才能增强我们的经济活动,才能带来更多工作机会,更大的收益,更多基础设施的建设,更多解决贫困问题的方案。正因为如此,我们逐渐放开了各领域的投资,不论是保险,国防,还是房地产行业,过去未开放的投资机会,渐渐走向了世界舞台。

我们简化了国内商业的行政审批流程,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懒散的工作流程无法帮助经济发展,无法为投资者提供良好的环境。虽然我们铺开红地毯欢迎投资,但在投资者决定投资和正式投入生产的过程中,我们的系统给他们带来了很多阻碍。比方说,他们必须到访十几个办事处领取许可,但是所有的办事处都会用各种借口搪塞。我们国家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来确定保险业投资的限制。而商品和消费税(GST)更是从2003年就开始酝酿改革,但很长时间都没有取得实质进展,这样的效率让人抓狂。

所以,从营业许可到市场准入限制,从用监管机制来解决合同纠纷,到对那些无法生存的企业采用破产法——这些方面的改变,对于我们完善商务投资流程是非常重要的。

在本届政府执政伊始,我已经清楚地指出,政府的税收改革,并不是要追收以往未征收的税费,我们的税收政策是非对抗性的,是对商业投资更友好的。事实表明,我们做到了这个承诺。

只花了几个月 ,我们便和各个邦在商品税和服务税上达成共识——虽然这还有待议会通过,但它反映出一个事实——我们的间接税政策太复杂了。以后,全印度将变成一个共同市场,所有印度人民都能享受公共市场的好处,不再为重复税收所累。

商品和服务税还可以降低通货膨胀,增加税收变动性和拉高GDP。这可能会成为国家最重要的间接税改革。

在直接税方面,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进入税收流程,我们将增加税收总量,使政府有机会把税率安排得更合理。在今年的政府预算中,我宣布了一项比较激进的举措,印度的公司直接税率要在全球范围内都有竞争力。如果在印度,投资者可以享受比其他国家更加优惠的税率,则印度将变得更有吸引力。

所以我的结论就是,我们的决策进程必须要再快一些,在政策上也需要保持更多的一致性,通过税收改革来营造更好的投资环境。

版权声明:本站刊登的所有原创内容,未经竺道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竺道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版权联系:inbox@zhuda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