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道

Zomato:让天下没有难吃的午餐

摘要:印度就是印度,其市场的独特性也是其迷人之处,Zomato也在经历对业务模式探索的阵痛。

0Fynd、Byju’s、ZippServ、Faasos……或许是因为跨了语言,很多印度初创单凭名字完全无法判断这家企业究竟是做什么的,所以在试图理解与讲清一个印度初创时,对标中国企业变成了一个特别好的办法。

比如Paytm对标支付宝,Tripoto对标穷游网,Fastfox对标链家网,可有的创企没办法百分百对标某个企业。就在今天下午,竺道办公室里产生一场关于Zomato到底是印度版的“大众点评”还是“饿了么”的讨论。

成立于2008年7月的Zomato最初是一个搜索餐厅信息、打分评价的应用,帮助消费者发现、评估、选择一家餐厅。

最新数据显示,平台上现包括24个国家140万个餐厅的信息。目前,Zomato的搜索业务是盈利的,2017财年广告销售收入3800万美元,较上一年增长了58%。单就这一业务模式看,Zomato更像是早期的大众点评。

可带来更大流量的却是平台上的外卖配送业务。最新数据显示,2017财年Zomato印度地区收入达4900万美元较前一年上涨了80%;对总带着“烧钱”标签的外卖配送服务,公司也做出了调整,2017财年补贴力度为1200万美元,相较于上一年的6400万美元下降了81%。在今年3月份单月收入已达500万美元,有望在本年度实现6000万美元的年收入目标。

“平台的用户留存率与复购率非常好,在4月份无新用户增加的情况下,业务仍较上个月增长了8%”公司发表声明称。

尽管仍在烧钱,但Zomato已身处盈利的边缘。红杉资本在今年4月进行的2000万美元H轮投资颇有救场意味——帮助Zomato跨过盈亏平衡点。

从中国O2O市场的发展角度看,外卖配送似乎是一个边际效益特别低,有些“吃力不讨好”的业务。可Zomato最近的收并购行为显示出公司要在外卖市场投入更多资源。

最新消息是Zomato正计划收购外卖初创Runnr,以强化公司旗下食品速递业务提升利润率。去年9月,公司收购古尔冈物流科技公司Sparse Labs,以完善自身的订单追踪服务。

收并购外,公司自身也在不断优化对商家与用户的服务。去年11月,Zomato表示将在今年上半年投资200-300万美元建设云厨房。Zomato Gold则是公司推出的年度会员服务,成为会员后在餐厅、酒吧享受优惠活动,不同的是该服务在迪拜和葡萄牙率先上线,随后转向印度。

Zomato对外卖业务的执着也可以理解,主观上,这是公司吸引、留存用户,增加财务营收的有效手段;被动来讲,Swiggy与Foodpanda对Zomato外卖业务的冲击加大,作为曾经印度O2O市场的老大Zomato不管是从订单量还是用户体验等,现在都丧失了第一的位置。

近期网约车平台Uber上线的网络订餐服务UberEATS也引起了行业的关注。竞争如此激烈,Zomato自然要加大投入。

如此看来,由两大块业务构成的Zomato更像是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后的新美大,既有餐厅评分排名、线上预订也提供外卖订餐服务,不同于Zomato外卖业务很重的情况,新版大众点评中外卖配送业务比重并不高,更多是为美团引流,点评仍以生活娱乐的信息发现为主。

Zomato可以说是“美食版”新大众点评——平台尚未接入生活、娱乐、机酒订票等信息。

就是这样的商业模式却在今年被频频唱衰,各方看衰的原因主要集中在以下几方面:印度食品科技市场(foodtech market)的竞争日益激烈,2016年行业内共37家创企,其中9家被收购;Zomato在收购上的支出过多,导致其单位经济效益受损;政府对食品配送平台的监管趋严,去年末政府出台草案规定:任何销售食品的电商平台都将需要获得印度食品安全和标准局(FSSAI)颁发的许可证。

2016年对Zomato来说也是难熬的一年,裁员以节省成本,却不得不为保证市场占有率而疯狂烧钱,估值被下调,融资陷入困难。2015年9月完成G轮融资后,在接下来的19个月中Zomato的融资一直受阻,直到今年4月红杉资本领投了2000万美元的H轮融资。至此,Zomato似乎走出了2016年的魔咒。

0-2

注:图为Zomato融资情况,截取自crunchbase。

尽管针对Zomato的外卖业务有不好的声音,但其海外战略与扩张步伐一直是业内学习的范本,财经媒体livemint称之为“印度第一个全球化移动应用”。

“当我到达旧金山时,我对这座城市一无所知,只有一部手机,但我依然可以通过Zomato享受到当地最受欢迎的美食,在Airbnb上预定住处。” The Hindu的记者Nikhil Varma在出差期间对互联网给人们生活带来的改变记忆犹新。

关于公司的海外战略,Zomato的观念很简单:先赢得核心市场,即印度,再去赢得海外市场。

目前,Zomato已进入24个国家的1万多个城市,包括美国、澳大利亚、意大利、新西兰以及中东、东南亚、南非等地区,成为当地人美食搜索与预定的重要渠道。

0-1

注:图为Zomato的国际化业务版图,截取自Zomato官网。

2016年初DeepinderGoyal曾分享公司在海外扩张中的心得:一、拥抱当地文化;二、找到合适的人。

通过收购餐厅搜索门户Urbanspoon,公司直接进入美国、新西兰、意大利、捷克等国家。通过聘请熟悉当地文化的人,Zomato进行网站的定制化修改,提供多语言版本的网站,尝试不同的营销手段和促销活动,了解当地人的口味和偏好,最大限度的尊重当地风俗文化。

据内部消息透露,Zomato在中东等地区送餐业务不再是一味地烧钱,已实现了微盈利。在收购Urbanspoon后,Zomato已成为北美地区仅次于Yelp的第二大美食平台。

对中国企业而言,Zomato快稳准的国际化布局的意义更在于帮助中国企业迈出国际化步伐,借助印度的人力、资源,走一条不用从零开始的国际化之路。

对Zomato而言,尽管配送业务越做越重,但这已经是丢不掉的甜蜜负担。印度外卖市场的竞争态势激烈,稍不留神就可能被落下,这是资本方和创业者都不愿意看到的,只能寄希望于精细化运作以实现盈利。

可作为曾经“大众点评”的对标,Zomato迟迟未上线包含吃喝玩乐的搜索业务也一直为业内所不解,毕竟打造一个生活化的搜索入口对企业收入的增加更具战略意义。

立足于印度,Zomato在现有的体量下自有一番对市场及发展方向的衡量与认知,作为旁观者,我们很难下论断说公司现在的业务模式是否靠谱,也无法说效仿大众点评一定是对的。

印度就是印度,其市场的独特性也是其迷人之处,Zomato也在经历对业务模式探索的阵痛,在这个痛苦的阶段,Zomato必须摸索一条真正适合印度、适合自身的商业模式。

只希望熬过了2016年的低谷,Zomato真的能让世界没有难吃的饭。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原创内容,未经竺道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竺道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版权联系:inbox@zhuda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