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道

GMIC观察:不聊聊出海,你就out了

摘要:议程、展区、数据告诉你:出海热潮势不可挡。

image001导语:议程、展区、数据告诉你:出海热潮势不可挡。

这两天,朋友圈被GMIC刷了屏,互联网小伙伴求约求面基,每个人都在晒与slogan的合影“每个人都该参加一次GMIC”。

从26号晚上企业国际化智能平台Yeahmobi互联网狂欢夜Party,满场的互联网创业者、投资人与从业者互换名片开始,可以看到大家关于出海的热情和跃跃欲试。27号晚上互联网出海企业APUS的“燃·IGNITE”更是成为GMIC期间大家交流放松的活动。

如果说Party是民间出海热情的集中爆发,那么在GMIC的展区最容易被注意到的出海企业赤子城的展区则是对出海热的又一力证。从GMIC两天的会议流程设置中也不难看到,出海成为互联网下半场中不得不聊聊的话题。

image003

在27日的全球领袖峰会上,中国移动互联网出海企业赤子城的创始人兼CEO刘春河分享了“泛互联网出海的中国时代”,重新定义出海。刘春河认为,泛互联网出海是一个刚刚起步的过程,在移动APP、游戏以外,内容、电商、中国制造和互联网金融也在向海外移动。

这一论点在蓝瀚互动总经理李姣的演讲中也得到了验证。李姣表示中国创业者从尝试性出海、个体性出海正在演变成集体性的淘金。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的出海应用同比2015年增长了214%。到2016年末,有超过100个中国的APP进入了全球的Top1000,同比2015年增幅大于30%。

在谷歌中国大客户部游戏行业总经理邓辉的主题演讲中分享了海外用户眼中的中国产品。谷歌与WBP旗下的BrandZ做了关于中国品牌的调研,本次调研共选择了176个中国品牌,7个发达国家市场。除了大家可以想到的联想、华为、海尔、国航,以游戏类和应用类为代表的中国品牌开始在海外消费者心中崛起。

image005

 

邓辉就游戏领域也给出创业者建议:出海可以有很多选择,但最好瞄准一个大的市场,想东南也、印尼、印度的用户基数,如果能够在这个大市场里切出一个细小的领域也是有非常大潜力的。

28日的印度创新峰会上就回应了邓辉所说的一个大的市场。长城会的合伙人兼副总裁Gurpreet Singh在开场就介绍了印度市场的潜力,目前,印度有3亿互联网用户,2亿智能手机用户,5千万电子商务用户,1亿电子钱包用户。而着一系列的数据在未来将很快实现倍数级增长。

在第一财经英文版主编周鑫与印度网约车平台Taix for sure联合创始人Raghunandan G的对话中谈到了国际公司在印度可以获得哪些机会?

Raghunandan G认为印度是全球仅次于中国的最大的市场,也是一个自由的市场,政府不会设墙进行民族保护,监管规定和原则也是内外一致的,所以只要企业可以满足消费者需求,有良好的产品和服务就可以在印度做的好。

目前,猎豹移动、小米、亚马逊、Uber都已经深入印度市场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尽管曾有印度用户抵制中国手机的事件出现,但Raghunandan G相信这是市场上的正常情况,原有利益获得方的利益被颠覆自然会进行联合抵制,可这不是一件坏事,这也在督促新的企业做的更好。

印度的人口红利是大家共有的认知,而中印之间的差异则是一个常谈常新的话题。Raghunandan G表示,同样拥有数亿级市场体量的中印两国,中国的企业家有更为宏观的规模化思维,是值得印度创业者学习的。

腾讯科技分析师刘语姗则从互联网发展阶段的角度划分,认为中国已经到了从模式创新到下一轮技术创新转变的拐点,印度则刚到模式创新的这个拐点。

第一波出海浪潮中的猎豹对印度市场的发展变化感受更为深刻,从最开始以工具出海收割海量用户后,猎豹现在内容端发力,比如在出海新闻客户端Top5的排行中,猎豹的News Republic排名第一,其专注海外市场的直播平台live.me也受到了海外用户的好评。

看起来在移动互联网发展进程上落后一步的印度,恰是给了中国企业机会。2016年印度互联网的渗透率在35%左右,而中国已经超过了50%。也就是说中国很难再有翻倍的机会,而印度留出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在本次GMIC的展区里,有很多关注出海的中国企业也有一部分从出海到中国来的外国企业。世界是平的,在这个流动性越来越好的世界,互联网创企的诞生带着天然的国际化眼光与战略,出海不再是少数人的探险。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原创内容,未经竺道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竺道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版权联系:inbox@zhuda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