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道

印度音视频内容与泛娱乐消费的升级态势:中印都是文明古国,印度有太多的IP可以使用

摘要:那么这个消费的市场,在印度非常的有趣,因为它是一个孵化器。

嘉宾:

7Neeraj Roy-Hungama

Neeraj Roy:Prasad Shetty 孔雀山CEO

6Prasad Shetty

Prasad Shetty: neeraj Roy hungama 董事总经理CEO

 

Prasad Shetty:请你来介绍一下印度的音视频市场,能不能给我们从你的角度解释一下。

Neeraj Roy:hungama是一个媒体公司,但是有一些大的数字化的媒体的一些在东南亚市场,我们有电影和视频,包括游戏。那么我们在印度做这个工作只有10到11年的时间了。那么这个消费的市场,在印度非常的有趣,因为它是一个孵化器。对于很多的电影,比如说像等等一些知名电影,比如说我们有大概50%的活跃用户,在过去的3、4年一直在增长,我认为3年之后,我们这些10个人中有9个人都会使用他们的设备来进行娱乐。其中有5、6个人会进行支付,有2到3个人会参与我们的商务和国际电商的活动,所以我们在这方面的活动是能够继续能够推动印度的数字经济的发展。

Prasad Shetty:就像你刚才所说的,市场潜力巨大,所以有很多的外部的企业也来了,比如说YouTube等等,你竟然是印度第一家开始这样业务的公司,你是如何来理解这些印度受众对这些的消费者需求?是如何来做效益化的竞争的呢?

Neeraj Roy:我们是全世界最大的视频制作商之一,我们制作的产品有17种语言,宝莱坞只是其中的一种,在印度市场足够大,能够容下4到5个巨头,我们要做的是用户从电视上吸引过来,吸引到数字平台上,现在也有很多新的用户来到这样的平台。中国也差不多,因为我们在印度看中国是本地化的内容,当然了来的时候,他们最开始是推出了印度本地的产品,他们的价格是8块钱、9块钱,但是在印度4美元就能够看150个频道的电视,有线电视,所以你在这方面最开始做得不是特别的好。hungama不但在国际的产品,本地的产品,同时我们这个产品涵盖了印度3000种语言,我们经过这样做,推出了很多能够出口的的电影和影视作品,所以印度这个市场还是挺奇怪的,在印度现在居然还有人在使用美国在线,当然了,谷歌等互联网公司在印度增长得非常的迅猛。

Prasad Shetty:好,我们现在就不谈数据,我们就先来谈内容了。在中国呢,这些优酷或者等等,他们这些的内容,是越来越基于受众的数据和及时的反馈投入,比如说直播。直播当然就是基于受众及时的反馈了,所以您认为,印度也会走向类似的道路吗?您觉得如果真有这种趋势的话,hungama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

Neeraj Roy:用户生成的内容的发展在印度并没有向其他的国家那么的规模大,因为这就是我刚才提到的,因为如果你去优酷的一个频道中就可以看到,最受欢迎的其实是MV,在印度呢,移动电影的话5到10首歌,如果唱20、30首歌就多了,每首歌3分钟3分半,这是非常吸引人的内容。我们也的确有人尝试了进行用户,开发用户生成的内容。但是当2流电影的每个MV都能够有几亿人观看的话,那你自己的这个,别人的用户生成的内容,其实流量就没有那么多了。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又非常关注这个方面,同时我们非常关注直播在中国的发展,在中国的模式,我上个月在巴塞罗那参加类似的这种讨论,当时我去参加这个关于无人机的讨论,我发现中国现在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产品,那就是自拍的无人机,让我觉得非常的有意思,小米也有米I,他们也在印度提升用户生成的内容,在印度市场,过去5个月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进入到一个新的市场,基本上它是前6个月的流量免费,印度流量的销量,从全世界146万,蹦到了世界第一位,这些人每个人的流量差不多是37个G。所以呢,这个就为我们带来了巨大的趋势和商机,我认为直播是一个非常广大的市场,因为印度的市场非常年轻,大家都非常的个性化,但是因为现在这个企业的IP,市场太大了,所以新生成的这一些原创的内容现在还没有超过大牌的IP。

Prasad Shetty:IP,既然你说到了IP,我现在就要提一下IP。它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印度和中国全都是文明古国。我们灿烂的历史文化中有很多大量可以汲取的东西,在中国过去几年中,比如说爱奇艺、优酷、腾讯等等,他们制造了很多仙侠剧,这些都是居于中国历史的魔幻剧,其中一个理由就是你看,不需要花钱。在印度自然也拥有历史文化这座富矿,所以是富矿的话,也需要进行开采。你认为在印度方面,是不是也会出现类似的情况呢?比如说将印度的史诗搬上网络平台。

Neeraj Roy:我确实是知道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出现了非常大的视频消费的现象。比如有一家业界知名公司,他们在7年运营之后被卖给好莱坞,在此之后才开始进行原创,其中有几个因素,第一个就是有些内容的费用越来越高;第二个导火索是,他们的用户群体已经够大了,所以可以进行试验,印度和中国在这方面都有巨大的潜力。如果你往上查一下,比如说用百度,比如说GDP的发展,比如说在公元1000年的时候,印度是占全球GDP的32%,那个时候美国还不存在呢,所以有这么悠久的历史,肯定有很多的文化可以来挖掘。作为一个技术的公司,对我来说这个原创的内容,不仅仅是为不同的平台制作内容,为电视、手机制作内容,它同时还要关注使用新的技术来创造更加有浸入式的用户的体验。所以我们现在其中一个实验,就是VR。我们在VR方面,试图将虚拟现实与内容很好的结合在一起,不会让VR来干扰观众,而是使观众能够通过VR更深入的进入故事的情节和故事的体验,中国和印度有这么悠久的文明我们肯定能够使用新的技术来实现这一点。

Prasad Shetty:你这一点说得非常的好,既然你刚才提到了VR和未来的技术,你肯为在这种浸入式的技术,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规则了,比如说你们对于平台的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就是能够搜集用户的体验,了解他们需要什么,这也是你浸入式体验的第一步,必须要了解用户要什么。所以很高兴能够看到贵公司也进入VR领域,可能VR在中国现在第二期了,在印度还是第一期的发展。您认为这种新的技术,我在日本北欧等等,我看到很多新的技术,基本上你都无法区分这个内容和技术了,融合得非常好,所以您认为,hungama是不是很好的进入到这个市场呢?和这个技术融合呢?

Neeraj Roy:答案是的,我作为一个企业家我很清楚的看到这个收益的增长点在哪里,在印度我们有不同的市场的整合,每个区域都不一样,但是在印度这些区域,他们都进行了小额的交易来形成这个巨大的市场,但是另外在印度有一点是比肩世界的,就是我们巨大的市场的增长,和我们的这一个日新月异的创新,如果你能够很好的把握创新的话,让这个创新来为你所服务,而不是你为创新服务的话,那么你是能够取得成功的。我们原来做过动画,虽然这个动画3分钟5分钟长,但是它有不同的功能,我们最近又做了一个片,我们希望能够让用户在观看的时候,似乎自己就亲身的参与了破案,也就是说你看这个的时候,你点一个东西,这个故事的走向就变了。也就是说我们会有2到3个事件,你可以来进行选择故事的走向。

那么下一个创新的内容,我们的一些播放公司,他可能是更加的符合你的直觉了,比如说像大数据,通过触摸,屏幕上什么都不会出现,就直接会改变它的形式,比如说有些东西,会捕捉你的眼球的移动,这个和大数据一样,是相结合起来的。那从这些基础来说,印度的几个阶段,我们现在在内容这一块,有一些内容的获得,这是在印度等等,我们都是有,大概这是数据源这样的一个开始,现在已经达到了81元数据的字段,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是有一些发展了,这个都是由消费所推动的,那么这个消费呢,像音乐这一块,我们就要去看一下,比如说首先是有一个电影,然后从哪里再来运营。

Prasad Shetty:这现在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或者说是舞台可以进行评论,那么在中国和印度,都是古老的文明古国都有非常棒的内容创造者,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就是说,我个人在中国进行分发一些不同的制作者,也就是说,VR这样的一些制作之后,如何来做好这个明细在中印之间,我想和hungama方面,能够做一些事情,那么在内容这一块,我看到有很多企业他们都合并在一起了。那么就是说,会把一些中国和印度这样的一些观众来去集合到一起,来去看一些大的内容。

Neeraj Roy:非常的感谢,我想要补充一点就是说,我们就在说印度在IT领域很知名。因为我们发现印度的娱乐,可能是印度的评估比较低的一种产品了,印度电影在27个国家,也有这样的一些分发,那么所以说现在有一些经济的交易,在中印之间。但是你会发现,在其他的一些文化的影视上,也有一些比如说像生活方式啊,还有荧屏都是其中一步,这些都是有很多的东西可以去提供,让消费者有非常好的计划,然后也邀请过来。非常感谢大家能够在这里,聆听我们这样的一个对话,非常的高兴见到大家,谢谢。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原创内容,未经竺道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竺道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版权联系:inbox@zhuda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