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道

印度“穷游”对话中国穷游:龙象共舞,人口大国的旅游生意经

摘要:旅游业能够使中国和印度走到一起,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有意思的行业。

主题:炉边对话 龙象共舞:人口大国的旅游生意经

主持:Sanjay Nath:sanjay nath blume ventures管理合伙人

嘉宾:肖异:肖异(穷游创始人 CEO)

Anirudh Gupta:Anirudh Gupta Tripoto创始人

WechatIMG1315Sanjay Nath:旅游业能够使中国和印度走到一起,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有意思的行业,在之前的对话中,我们可以看到两国之间差不多有30亿消费者的潜能,所以请各位谈一谈,在这种巨大的旅游市场中,你如何能够来灌输这种3C的理念。

Anirudh Gupta:谢谢,我是Tripoto的创始人,我现在的理念是3C的理念,其中包括内容、社区等等,我们这个旅游市场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们更关注如何能够以相应的方式给他们提供不同的产品。同时我们另外还有一个关注点就是不需要很多的前期资本投入就可以很快的规模化。我们也意识到,在印度的旅游业可能会慢慢越来越注重游客的体验。比如说和场地的合作伙伴的合作,然后向游客提供更多有意思的这些体验都是非常重要的。

Sanjay Nath:您是如何看待,您是否能够向我们介绍一下,穷游在这方面是看重什么方面呢?

肖异:谢谢。我的公司是我差不多15年前创立的,我当时还是学生,我当时还在欧洲念书,我当时我们这个项目其实是我个人的爱好,也并不是一个特别想要赚钱的这样一个东西。所以当时我觉得如果能够把对这种爱好来转化成一种事业,可能会非常有意思,穷游可能是中国行业内的唯一一家,我们是唯一一家只关注出境游的中国大陆的服务商。我们有很多大量的用户生成的内容,我们有一个强大的社区,相信这个社区力量的强大,我们也相信这种优质内容的价值和力量。通过这些因素,我们就能够为我们和我们的用户创造价值。除了社区和内容之外,我们还有一个综合的市场营销的策略。我们有成千上万的供应商,在我们的平台上销售他们的产品。

Sanjay Nath:谢谢,谢谢您的介绍,我介绍一下自己,我是blumeventures的管理合伙人,旅游业对我们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行业,我们在出租车行业一直都是一个重要的投资者。同时我们也有一个印度的APP也是和旅游有关的。其实包括酒店的旅游业,在印度我们现在有看到很多的整合现象,比如说makemytrip,它得到了携程的两亿的投资,同时现在也在纳斯达克上市了,随着这种整合,你是不是觉得在印度市场,还有一些没有进行整合的小众市场呢?

Anirudh Gupta:是的,这是您刚才说的,我们的印度的这个旅游市场是非常大的,资金也非常多。虽然出现了一些的整合现象,但是还有很大一部分它现在还没有被整合,所以的确有很多非常激动人心的小众市场,我们希望能够来将这些小众市场进行规模化,比如说假日旅游等等,这样的一个市场,从变现的角度,我们还没有人关注这一点。另外社区生成的内容能有重叠。社区和内容,它都是非常重要的方面,在未来我认为会有更多的人会关注。另外,如果你能够形成这样一种社区的话,你就能够形成优势互补。在这个互补的基础上,能够将你的小众市场规模化。那些大型的公司呢,有的时候也在别人根本就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凭空初始了,比如说LBNB就是这样。

Sanjay Nath:你怎么认为呢?

肖异:整合在中国其实也是在发生的。大家肯定都知道携程是巨头之一了,他们收购了艺龙和去哪儿,曾经是他最主要的竞争对手。携程他在这方面做得很风生水起,他在印度也投入了2亿,携程是非常希望能够国际化的,所以他们也并购了欧洲的一家公司我确信对OTA、对这个市场来说,还是比较强劲的。对他们来说,获取新用户的成本也挺高,因为他们现在缺少内容,转化率其实也并不是很高。所以我认为,这对我们公司来说是一个大好的机遇,我们有这样的优势,我们可以继续授予我们的优质内容来降低我们的吸引用户的成本。同时还可以大幅度的提高我们的转化率。

因为大家可能已经注意到,如果你能够生成优质的内容的话,你就可以直接垄断,并进行直接变现,比如说直接将这个内容卖掉。我们管它叫知识变现,这也是中国现在大家都在谈的一个内容。

我们现在所做的呢,和中国其他的主要的竞争对手不太一样。我们在网上已经做了很多年,在过去2年间,我们一些项目主要都是线下的,在京东和清迈等地做多功能空间。另外我们也有一些生活方式方面的项目,所以对我们来说,之所以我们每一天都不停的创新,就是因为我们希望能够与众不同。

Sanjay Nath:谢谢。主会场他们今天谈了从O2O变成了线下的业务,所以我们也许在这里可以来深入的谈一谈二者的异同点。昨天我们看到了共享单车这样的业务,所以你能不能谈一谈这种新的这种旅游方式是什么?因为现在有新的崛起的中产阶级,大家都很环保等等。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一些数据,看看新的增长点都来自于哪里?

Anirudh Gupta:我就先说印度吧,因为我不太了解中国,所以我就先讲印度。印度的市场还不是那么大,与中国相比。我们去年是1000万的出境游,但是每年增长是10%到20%,所以增长是非常非常快的,尤其是出境游。有很多的增长点!另外一点,就是入境游,因为在签证方面我们放宽了很多,也使用了电子签证,所以我们每年增长是15%到30%的增长率,所以增长是很快的。

第一次到印度的游客,他们是第一代游客,以休闲为目的。所以这些人大部分都是35岁以下的年轻人,他们在旅游中希望能够获得更多的乐趣,去见世面。那些出境游的人,因为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出国,他们并不是经常出国,所以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看什么?也不知道想要去哪里,这样在转化率方面都带来一定的影响。另外他们现在并不是特别的关注独特的体验,全家出行的比例还是很高的。这也是印度人出行的一些特点。

我谈一下对中国的看法吧中国游客出境游方面,也是会有一些困难。另外在一些他们的这个旅行想要做的事情和跟团所做的事情之间,有时候会存在一些差异。因为在这一块来说我们和西双版纳的不同,所以在内容这方面,我们也是有这样的一些相似之处。所以说,我们的一些内容和西方所处的是不一样的。所以说我们可以在这方面有更多联合,来去帮助中印的旅游者去旅游。

Sanjay Nath:你很难看到印度人单独出行,他们都是成团出行的,在境内境外的旅行方面,两者之间有什么样的趋势?现在还有一些国内有这样的一些旅游者也到中国,那么还有就是说,像他们在手机以及平板上面,他们的内容方面又有什么趋势上的变化呢?

肖异:因为我们是100%这样的一个境外游,所以可以跟大家去分享一下这个洞察,基于我们这个角度来说,那对于中国人来说,那这个境外游是最热门的目的地就是欧洲、北美、东南亚、东亚,还有澳大利亚、新西兰,但同时我们也看到,印度也成为了一个新型的目的地国家。那对中国来说,这种境外游是有两个市场,一个是旅游团,另外就是个人行、自助游。那么在很多年,大多数的这种旅行的形式都是旅行团,但是高质量的这种体验方面都存在一些问题,所以我们会看到,有这样的一个非常清晰的一种转变,人们都从跟团旅变成了自助游,他们自己去计划,组织他们的旅行,自己来去做。同时他们也会接触更多的企业,因为你必须要自己去订所有的东西,那对于这个在线旅行这一块,你不能够在电视机之前或者说在你的手机电脑前来进行旅行。

那这个是一种线下体验,特别是出国游,非常复杂。我想,没有任何一个公司,其实是携程都没有办法去控制所有的步骤。所有的这些旅游景点或者是渠道,所以我们还是会看到有很多的这种初创的公司,像穷游,在这个空间里,也在进行旅游,或者说是在小众市场上去旅行。对于境内游,因为我们是将目标锁定在中国的旅行者身上,所以我不知道如何来去获得一些这种国际的用户,但印度、中国都有很大的人口数量。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特别是对于像我们这样的公司来说,我们也必须要意识到,我们可以做一些事情,但也有一些事情我们没有办法做。当然我们肯定是想要获得一些帮助或者是一些信息。

Sanjay Nath:中国旅行企业对于一些战略性的企业并购旅游,有很大的兴趣。比如说携程和阿里巴巴投资印度旅游企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有什么样的驱动因素?

肖异:对于很多上市公司,或者说上市的旅游公司来说,在中国占有率还是很低的,我想在印度也是一样的。还是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那特别是对于这个这两个群体来说,一个是中产阶级群体,另外一个就是年轻的人,出国旅游,他们经常认为就是说,到另外一个国家可以去提升他们的生活质量,正如你们所知,在中国我们至少有2个黄金周,在每年,所以我们可以观察到很多的旅行者或者是家庭,他们决定要到另一个国家去旅行。而并不仅仅是在国内旅行,因为有更好的质量。同时有更好的价格。我想这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为什么一些大的公司,像阿里巴巴、腾讯、百度,或者是其他的一些BAT公司,他们都进入到了旅游这样的一个领域当中来。特别是阿里巴巴,在我们这里进行了投资,也投资了非洲。我想这个是为了有更好的这样一种旅行质量,这个旅行也是生活格调的一个部分,所以为了能够更好的服务于他们,特别是这两个中产阶级还有一些服务阶层,所以就不说为什么这么多巨头公司都进入到这个领域。

Sanjay Nath:最近在印度有一些南非的等等的国家,都成为了旅游方面具有专业性的国家,在投资方面。在货币化这一块,通过用户的增长或者是让更多的用户到这个平台上赚钱,比如说广告主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公司赚钱,在这一块,关于商业模式能够谈一下吗?

Anirudh Gupta:整体来说它是对的,这是一个新的分区,一个很酷的事情,这也是一些大的公司想要去捕捉的市场分区,这是一个角度。第二个就是要更好的分发,比如说像有的公司来帮助分发。至于货币化,我们从一个小众市场开始,我们是想要卖一些东西给用户,然后提供活动和更高质量的内容,当我们达到一定的更好的规模的时候,我们就会有更多的这样一些像消费内容和酒店也会进入到我们这个平台,还有一些,比如说像假日酒店在我们的平台上,这也是我们货币化的一种模式。所以说我个人来说,你必须从一开始就小一点,没有办法一开始就货币化,可以逐渐货币化,因为在旅游这一块,内容,货币化并不是那么快的。

那么所以说,基于你的这样的一些内容,比如说你没有很多的钱来去进行营销。这个是有很多的一些营销的钱,比如说像旅行的领域,这是第一个点。第二个就是你必须要有一些区分,你必须要有穷游的方式,有一个很强的社区的建立,然后你才开始货币化,这样的话你一直都是处于这样的一个领先的位置,这样你的营销的成本就低。那这个挑战呢?那么当你有一些流量的时候,然后就可以有一些这样的转化率了,这个和你第一天就来做交易是不一样的,每个公司他们可能对于这种方式来进行货币化,你可以选择哪一种货币化呢?我相信我们是有自己的实力,不同的公司会有不同的转化率,这样的一种模式。

肖异:我想这个并不是那么的困难,对于一个旅行公司来说要去赚钱。因为人们必须要去花钱来旅行,特别是一些境外游,那人们必须要去花更多的钱,然后我们也意识到了,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的境外游客他们是在旅行过程中花了很多的钱,买一些奢侈品。那我们的公司QYER,我们也相信最好的这个模式,我们可以去获得一些高端的用户,来生成一些高质量的内容。这样就可以去增加转化率,可以连入很多的广告,还有就是直接可以从内容上进行货币化。但是我想了在那之前,我的建议就是,我们必须要去思考一下,你的品牌定位,你有没有一个比较扎实的品牌定位呢?你有没有一些关键的资源?这只是属于你的。或者是一些关键的区分的一些因素,和其他的竞争者区分开来。如果你有更好的思考这些,那么就很可能会有非常好的一个商业模式了。

Sanjay Nath:非常的感谢各位听众,我们也非常期待你也可以到我们印度来进行拜访,谢谢。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原创内容,未经竺道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竺道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版权联系:inbox@zhuda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