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道

竺道向你发来一封跨年夜邀请函

摘要:2017钟声响,新年之夜最难忘,饭店酒巴人鼎沸,乡村别墅舞群魔,印度寺院祈福多,邀君随我沐祥和

2016大事多
川普逗逼在美国
印度小弟斩旧币
全国上下乱一窝
中华儿女斗雾霾
人定胜天再一搏

2017钟声响
新年之夜最难忘
饭店酒巴人鼎沸
乡村别墅舞群魔
印度寺院祈福多
邀君随我沐祥和

印度人是怎样过新年夜的 

 

和你知道的其他国家大概差不多,新年夜有各种各样的庆祝方式:一顿丰美的大餐,一场精彩的表演,一夜纵情的狂舞,都是最通常的庆祝方式。

身在印度,另有一种最难忘的庆祝方式,竺道邀你一起来体验。那就是在寺院静听祈福神曲,接受神的祝福,并且年夜饭是寺院素食。印度人觉得这是洗涤身心、接受神的保佑的最佳途径。

 

0

上图:Gurdwara Bangla Sahib,新德里

 

这是位于新德里市中心的Gurdwara Bangla Sahib寺院。新年夜寺院装饰一新,灯火通明,展开双臂迎接所有的人。无论种族信仰,无论贫穷贵贱。所有的人在这里都将被祝福。

 

为人父母以后,就告别了那种狂欢、彻夜不眠的迎接新年的方式。我最后一次参加狂欢夜派对还是在婚后第一个新年夜。只记得派对结束后大雾弥漫,看不到归途。我们和五六家朋友各自开车回家。我们的车过了路口就听见一片撞车声。忙回头看,视线却完全被雾遮挡住了。心里默默一声叹息,对于撞了车的人,这铁定不是开始新一年的最好方式!
厌倦了花钱买票跟不认识的人们共度零点倒计时,新年夜在家里过另有一番静谧祥和。等孩子们大些了,我们才开始恢复参加私人派对过新年夜。每年的庆祝都是大同小异,无非是孩子们看电影玩游戏;大人们喝酒聊天,12点钟看焰火。
唯独一次新年夜令我终生难忘–那是锡克族的朋友一家约我们到古德瓦(锡克族寺院)度过的新年之夜。
听了我先生的提议,我立刻表示没兴趣,到寺院过新年夜有什么意思?没想到,我直到出发前都不太情愿的一次新年夜体验,竟然令我终生感动、难忘。

 

0-1
上图:双手合十祈福

虽然早知道在印度,寺院里过新年夜是很多虔诚教徒的不二之选,但此情此景之下,我还是被车流震撼了。我们最后不得不把车停在两个街区外的路边(因为夜里11点,通往寺院的路两侧已经停满了车,仍然有车流不断涌来)。

 

0-2
上图:寺院附近拥挤的车流

 

进入锡克教寺院前要脱鞋,存鞋很方便,有好几个地方都可以寄存。为了少排队,我们在离入口最远的寄存处脱掉鞋后,赤脚踩在又冷又湿的地上。这时,我的心情很不平静,那种湿冷直冲脚底,钻心刺骨。作为很注重足底保暖的中国人,我很为自己的健康担忧,忍不住在心里把出这个到寺院过新年夜的“馊主意”的人骂了一百遍!
我几乎脚尖点地,可脚还是很快就冻麻木了。临近寺院大厅,地上虽然都铺了地毯,无奈湿冷的露水已经打湿了地毯,走在地毯上非但没有一丝温暖,还不时冒出一股脏水。我心里默默叫苦,随着人流进入到大厅,在人群中找个不太拥挤的地方坐下来。一段时间后,身体才开始苏醒。环顾四周,寺院装点得喜庆而隆重,鲜花布满了神台。

 

心不由自主地静了下来,我的注意力也逐渐转入到祈福的神曲上。空气里充满着温暖的花香,神曲悠扬回荡。感觉胸中的一点点怨气也随之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点点喜悦和说不清的丝丝忧伤。

 

0-3上图:在锡克教寺院聆听祈福神曲的人们

 

到锡克教寺院过新年夜的多数是锡克族和印度教的信徒。男性锡克族和印度教徒很容易区分:缠头的是锡克族的,头盖手帕的是印度教的;妇女就不太容易分辨了,因为锡克族妇女头发一生不剪,都是很长的,可因为在寺院里都会用头巾遮住头发,所以就不容易一眼看出是印度教徒还是锡克族的了。

 

0-4

人们盘膝而坐,静静聆听,似乎完全没有被寒冷的天气和来往的人群干扰。将近午夜12点,来晚了的人们索性就站在大厅外面的地上聆听祈福神曲。我这时候才注意到,原来整个地面是带采暖的,而且为了人们坐得舒适,几千平米的大厅完全用厚被子铺好后又盖了一层白色的床单,志愿者的工作量想来不小。我开始想起,那些双手捧着一双双陌生人的鞋存放好,微笑着递出号牌的老先生们和靓丽的女孩们也一定都是志愿者。

 

0-5
上图:锡克教寺院存鞋处的靓女志愿者

 

除此之外,更有成百上千名会做饭的志愿者在厨房里忙碌。为了这个重要的日子,他们沐浴更衣,虔诚地为前来祈福的所有人做新年的第一顿饭。志愿者都是普通人:可能是某个领域的精英,卖水果的人小贩,某个饭店的老板或伙计,可能是学生或家庭主妇,但他们此刻都在为他们的神工作。在他们脸上都有一种满足的幸福和虔诚的认真。
我所剩无几的不安,在他们的奉献面前显得苍白无力。我甚至暗自决定要做一次志愿者,在他们之间,体验他们的心境。我正在胡思乱想,圣水和花瓣向我撒来。新年的钟声响起,人们相互拥抱祝福。

 

0-6
上图:志愿者在寺院的厨房忙碌

 

在餐区我们碰到了一些熟人,一位锡克族的辛格老人对我说:“我们对神膜拜的最好方式就是行动。爱你的家人是行动,为寺院服务也是行动。”
我一边吃着热气腾腾的免费素餐,一边感受着文化差异的蹉跎。越过节越吃素的印度文化和过节就要鸡鸭鱼肉的中国文化可以说是大相径庭。我原来常常跟我印度老公吐槽:你们的神怎么就看不了咱过节吃点好东西呢?

 

这里的一食一米都是信徒捐献的或是普通人供养寺院的钱买的,每一份饭菜都是志愿者亲手做的。这里不论出身贵贱,都排队领餐;没有人浪费也没有人多拿。在每个人的脸上看到的是祥和,是满足,是期盼,是感恩,这是我在任何高级酒店和饭馆里的顾客脸上没有看到过的满足。
这顿素食竟然让我多年不忘! 这顿免费的斋饭,我吃得特别香甜可口,吃得心里充满了恬静。

竺道诚挚邀请各位在印度的朋友到附近的寺庙去感受不一样的跨年之情吧!!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原创内容,未经竺道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竺道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版权联系:inbox@zhuda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