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就像提起“医美”会想起日韩一样,康安途让“丙肝治疗”成为印度的标签。

康安途杨晨|当出海看病撞上印度医疗的价格洼地-竺道今年初,万达集团以150亿元人民币开展跨境医疗业务后,奠定了这一领域的发展基调。而马云关于“中国下一个超过我的人,一定出现在健康医疗领域”的预言,也让资本与创业者对这一市场趋之若鹜。

斯坦福国际咨询研究所推算,到2017年底,全球医疗旅游的收入规模将达到6785亿美元,占世界旅游总收入的16%,而中国将成为医疗旅游新的业务增长点。据信用机构VISA的研究报告显示,未来十年中国医疗旅游市场的规模有望赶超美国。跨境求医不再是富人阶层的特权,日韩、东南亚等高性价比国家成为更多人的选择。

让普通人也能出海看病

近些年,印度火起来的不止互联网,其高性价比的医疗市场也开始引人关注(详情戳《赴印医疗旅游成创业新热点,带你认识真实的印度医疗市场》)。中国跨境医疗旅游平台康安途的创始人杨晨表示,最初注意到印度市场是因为陆勇代购白血病药事件。白血病有一个特殊药叫做格列卫,在国内每月用量需25000元,而印度只需要200多。

从这件事情看,中国患者对印度廉价仿制药存在着非常大的刚需,肿瘤、肝炎等重大疾病都能在印度找到价廉质优的药品。基于此,康安途在印度首先推出了“丙肝治疗”项目,一方面,丙肝必用药物索非布韦等药品印度的价格更便宜;另一方面,印度丙肝患者较多,医生的诊疗经验丰富。

一位上海丙肝患者孙凯(化名)向竺道表示,通过病友与医生的推荐选择了康安途赴印度治病。整个治疗过程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进入科室时印度医生会起身-握手-问好,详细询问身体状况并一一解答疑惑,诊疗结束后也会握手致意。“当得知我有胃病时,医生说让我回国后把胃镜影像寄给他,通过康安途的帮忙,我的胃病也得到了后续治疗”孙凯说道。目前,通过康安途赴印度治疗丙肝的患者人数已接近900人,治愈率达99%以上。

在谈及“互联网+医疗”这一概念时,杨晨说道:“更倾向于称自己为医疗+互联网,医疗是解决一些刚需的问题,然后互联网的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手段。所以说我们更倾向于是先从医疗的角度思考问题,出国看病对于患者究竟带来什么样的利益?先解决好这个问题后再用互联网的方法来迅速传播和推广。”

未来,印度医疗旅游市场增长空间巨大,作为全球医疗资源的价格洼地,每一位无法负担本国高昂医疗价格的患者都可以去印度看病。而印度的私立医院也开始设置国际病人部,接待很多来自非洲、中东和欧洲的病人。

跨境医疗的伤与痛

用“前有风景,后有悬崖”来形容这个融资信息不断,大佬看好的跨境医疗市场可谓贴切。

首先,网上医疗信息鱼龙混杂,用户信任度低。带团出国看病的模式极易被复制,给了黑中介长袖善舞的空间。且“魏则西事件”后,群众对网上医疗信息的信任度大幅下降。近期,南方日报所做的一份用户调研显示,约4成的受访者担心遇到黑中介。而已经出国寻医的受访者则表示在出国前期,在寻找靠谱中介阶段花费了大量精力。

此外,根据印度药商的说法,近期赴印度看病的人员有所减少,一方面是莫迪的废币政策让无信用卡的患者面临“看病没钱”的难题。可见,国外的任何政策都可能会影响患者的选择。另一方面,国内医疗信息的监管政策也对此有影响,完全靠网上渠道获取用户的跨境医疗平台近期必然遭遇“用户荒”。

常驻印度,康安途负责全程陪同患者治疗的孙畅笑言“国内的英语教育真是需要加强”,也点出了用户对出海看病的另一层顾虑:语言不通怎么办。而在涉及印度的医疗产业时,还会加上对国别的“歧视”。海外看病作为一个新兴市场,在国内还处于市场培育期。目前,国内每年出国看病人数不足一万,而这一数据在美国约为150多万人次。杨晨表示,市场需克服两大难题,一是对印度排斥,一是对出国看病的排斥。

长期来看,跨境医疗的潜力很大,可若细化到某个病种则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以丙肝为例,主要治疗药为索非布韦,一旦在中国批准上市,那么国内丙肝的治愈率将上升,且费用下降。届时,印度的丙肝治疗项目也就无优势可言,可见跨境医疗项目也要因时因地制宜。

发展还需上下求索

困局之下自有破局的办法,用户对网络信任度低那就加强口碑传播、线下推广,毕竟单一的获客渠道,意味着将所有的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用户担心语言不通问题,那就提供全程翻译服务;怕办理手续繁琐,那就提供一站式服务。具体的需求痛点自可以逐一解决,难的是如何在市场竞争中构建自身优势,如何在不断变化的潮流中抓住市场的方向。

以康安途为例,其自身的博士创始团队保障了服务的专业性[注:文末附康安途团队成员简介]。杨晨说:“作为一个科研背景出身的团队,康安途能够在第一时间获知新的药品或诊疗方案,真正评估一个方案对患者带来的价值,这应该是我们最核心的竞争力。”

正如上文提到的,一旦国内批准索非布韦上市,丙肝治疗在印度再无优势。不断开发新的产品线,抓住市场需求点是企业战略重点。康安途丙肝之外也有癌症治疗、试管婴儿等项目。康安途医学总监郑晨提到,目前有十几位患者通过康安途到印度进行肿瘤治疗。“有部分患者不愿做基因检测,只想购买印度低价药品,但肿瘤的成因很多,不检测而盲目买药不利于病情的治疗。”郑晨反复谈及的基因检测是对症治疗的前提,毕竟康安途的目的是为患者提供优质低价的医疗服务而非卖药。

而在本次融资后(详情戳《1200万元,东方富海投资跨境医疗平台康安途》),杨晨关于下一步的发展方向重点谈及了数据库的建立。通过对2700万篇科研论文和各类资料的挖掘,康安途正在将各国的新药进展、医疗价格、发病率、医保覆盖等指标进行分析,建立全球医疗信息大数据库,这也对下一步的医疗旅游项目选择有所帮助。

从行业角度看,现阶段跨境医疗产业轰轰烈烈的姿态不禁让人想到2015年互联网金融的野蛮生长期,资本、创业者、用户都在涌入,市场呈现出膨胀的繁荣。但在监管政策出台后,大批不靠谱P2P平台倒闭跑路,折损的是用户对市场的信心。目前,跨境医疗产业尚未有明确地监管细则落地,机构质量参差不齐,市场上难免有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发生。而市场的规范发展还需监管、平台、用户的多方努力,可谓任重道远。只愿看病求医不再是奢侈。

附:康安途部分团队成员简介

杨晨:创始人兼CEO,中国科学院博士,多年临床、科研经验。

杨万民:CIO,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毕业。

张辉:CTO,中国科学院北京基因研究组在读博士。

李大川:首席工程师,清华大学博士,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博士后学者。

朱长兰:市场总监,毕业于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曾在世界500强医药企业担任市场工作。

郑晨:CMO医学总监,已通过美国职业医师资格考试(USMLE),行医经验丰富。

作者 | 任雨微

监制|张耀峰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原创内容,未经竺道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竺道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版权联系:inbox@zhuda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