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月,印度哈里亚纳邦72岁的达尔金德·卡乌尔(Daljinder Kaur)成功诞下一子,创造了年龄最大初产妇的世界纪录。此事引发了全球关注,这背后隐藏了哪些隐情?

印度繁荣的试管受精产业

自从第一个试管婴儿在印度诞生以来,试管受精诊所在印度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相关产业也迅速进入爆发期。对于申请试管受精的年龄,印度的法律并没有作出任何限制。而在印度,无后的家庭通常会被视为是受到了神的诅咒而备受歧视,这使得很多老年女性即使冒生命危险也要成为母亲。

近期,半岛电视台走访了印度北部城镇希萨尔县,访问了全国生育与试管婴儿中心。这家医院已经帮助了世界上一些最高龄母亲成功产子。72岁的最高龄产妇达尔金德·卡乌尔(Daljinder Kaur)的孩子就是在这里出生的。此前世界上年龄最大的初产妇是拉乔·德维·罗翰(Rajo Devi Lohan),她70岁时生下了一名女婴。2010年,这家生育中心曾协助66岁的巴特莉·戴维(Bhateri Devi)生下三胞胎,但1名女孩几周后夭折。

0-3巴特莉·戴维(Bhateri Devi)和她的三胞胎

医生在扮演上帝?

社会各界争论的焦点主要集中在健康与道德两个层面。有观点认为,为保护女性的身体健康,政府应该在法律层面进行年龄限制。印度社会辅助生育机构主席纳伦达·马霍查(Narendra Malhotra)就表示:“72岁不是适合的生育年龄,这是让高领产妇拿生命当儿戏。”

马霍查指责那些主治医生是在扮演上帝。虽然在科学层面,能够帮助女性在任何年龄段都能受孕,但是从社会层面而言,这种做法是不道德的,甚至可能对受孕者和小孩造成巨大伤害。因此,应向公众征求意见,让他们来决定是否让医生这么做。0-1

毕希诺博士的试管受精诊所帮助年过50的女性生育小孩

对此,上述妇女的主治医生,印度胚胎学家安纳格·毕希诺已经成功帮助100多名年过50的妇女受孕。“如果女性六七十岁的时候有生育能力和条件,为什么不可以呢?无论她们处在什么年纪,生育是每一位女性的权力。“他反问道。毕希诺坚持老年治疗者在开始试管受精治疗前,必须通过严格的健康体检。“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看到外界所担心的风险。”
事情真的如他所说吗?至少,目前来自道德伦理层面的攻击越来越多。批评者一口咬定,那些医生为了名声和财富,而不惜让其他人以身犯险—-从高龄母亲到捐献卵子的年轻女性,还包括孩子。至少目前,已有两名印度女性在捐献卵子后不幸丧生。

产妇提出正反两种观点

拉乔·德维·罗翰(Rajo Devi Lohan)在成为母亲后,经历了比其他大部分女性都艰难的恢复过程。八年前,她在生产之后被诊断出患有癌症。她已经做过三次手术,经过修复子宫破裂并消除肿瘤,进行多轮化疗,但仍然时常受到腹痛影响。0-4

罗翰在2008年生育时已经年届七十。“医生没有告诫我有关的任何风险,自己也从未想过会有风险。”罗翰说道。罗翰现在的主治医生认为,罗翰的健康问题可能是由于生育治疗和怀孕导致的。
而72岁的达尔金德·卡乌尔则表示:“很多人常常跟我说‘收养一个小孩’,但是我从来没有收养或孕育其他人的小孩的强烈欲望。“她说,“只有无所不能的上帝才能让它发生,这是上帝的馈赠……我们什么也没做,是神将他赐予给了我们。”

正如前面提到的那样,在印度无后的家庭备受歧视,而达尔金德·卡乌尔的家庭也面临着这样的难题。她的父辈留下大笔遗产,其兄弟姐妹却以无后为由拒绝将应得的那份财产分给他们。有了孩子后,无后不再成为兄弟姐妹不给他们财产的理由。至于他们死后孩子由谁来抚养,达尔金德尔·卡乌尔的答案是:“神会安排。”0

达尔金德·卡乌尔(Daljinder Kaur)和她的丈夫和孩子

捐献卵子存在很大风险

当年迈的新生妈妈们频繁的登上头条时,这个行业的另一关键角色却大量的位于幕后—-捐献卵子的年轻女性们。没有她们,印度频频破纪录的生育是不可能发生的。一个中介机构告诉半岛电视台,他和他的同事们可以轻而易举的招募大量卵子捐献者。
中介表示:“整个过程中不会有任何并发症,我所在的机构会告诉女士们,可以为卵子捐献者提供一大笔酬金。她们在工厂工作一个月可以拿到75美元的薪水,但仅十天,我们却可以付给他们525美元的酬劳。”

但对于一些女性来说,成为一位卵子捐献者是会有生命危险的。2010年,17岁的苏西玛·潘迪在捐献卵子后死亡。另一位来自西孟加拉的24岁母亲谢芭在一家服装店工作,她决定成为一位卵子捐献者以便赚些外快来补贴家用,她被告知会获得448美元的酬劳。但是她在提取卵子之后,不幸身亡。

“当我尝试唤醒她时,我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他的丈夫山杰·拉玛说,“我开始大喊并叫了医生”。医生在半小时后才到达。
在谢芭被送到医院并宣布死亡之前,又过了三个半钟,律师说这个延误达到了医疗疏忽致死的地步。尸检结果表明,年轻女子患有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这是一个潜伏的致命症状,当用来产生大量卵子的大剂量的激素注入后,这种疾病便会爆发。
为谢芭丈夫代理无偿服务的律师维克拉姆·普拉迪普表示,“诊所会收集比之前介绍时声称的卵子数量多很多,有时会高达50个,将这些女性置于危险之中。”半岛电视台询问为谢芭提供服务的诊所如何评价此事,并未得到回复。

权声明: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原创内容,未经竺道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竺道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版权联系:inbox@zhudao.in